内容搜索:
 

纪念本草学家尚志钧先生诞辰100周年(3):尚志钧本草人生评价

【编者按】今年恰逢本草学家尚志钧先生诞辰100周年。201812月10日,《尚志钧本草文献全集》将在北京举办首发式。尚老是我国著名的本草学家,为我国的本草文献工作作出了卓越贡献。曾有很多学者先后发表论文介绍尚老的治学、工作和本草业绩。为缅怀尚老的伟绩,弘扬先生高尚品格和精神,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将在网站上选择几篇曾经报道尚老的论文再此刊登,以纪念先生。

尚志钧《本草人生》评价

(任何.尚志钧《本草人生》评价.中医药临床杂志,2008201):Ⅷ-Ⅸ)

(原文链接:http://www.ahlc.cbpt.cnki.net/WKB/WebPublication/index.aspx?mid=ahlc



尚志钧先生1918年出生, 安徽全椒人,皖南医学院教授。主攻本草文献研究,先后辑复《唐·新修本草》、《补辑肘后方》、《名医别录》、《旧华子本草》、《开宝本草》、《本草图经》等19部本草,校点《神农本草经》、《本草和名》、《本草纲目》等6部本草,注释、集纂、编写《<诗经>药物考辨》、《<山海经>药物考辨》、《脏腑病因条辨》、《药性趋向分类论》等7部著作,发表了论《吴普本草》和《本草经集注》之关系贝母药用历史及品种考察268篇学术论文。由尚志钧编撰、尚元藕整理的《本草人生》一书,最近由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出版。




    19
部本草名著辑复本是尚教授的主要学术成果,其中《唐·新修本草》是中国最早也是世界最早的药典,文献价值极高。原书在国内久佚。清末日本发现传抄卷子本10卷,尚缺10卷。清末李梦莹,近人范行准,日本小岛宝素、中尾万三、冈西为人等都曾做过辑复,均未成功。尚老自1948 年开始辑复,1958年完成初稿后又推倒重来,油印本印行,再修改补充,至1981 年正式出版,历时33年,援引各种参考书91种,作详尽校证6319条。选定底本、主校本、旁校本和其他资料,首先把各种古书所载《新修本草》药物条文全部录出,加以比较互勘。以最先出现的敦煌出土《新修本草》残卷,及武田本、傅氏影刻本和罗振玉氏收藏抄本为底本。《新修本草》所缺,即以《千金翼方》为底本,《千金翼方》所缺,再以人卫影印《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急本草》为底本,再以其他后出本为核校本。不仅校误字,还要校书中有关错引、脱漏、增衍和《本经》、《别录》文的混淆等,以及避讳字、通假字的处理及全书的断句标点。一部《唐·新修本草》辑复本还其本来面貌。可以找回后世本草脱漏佚失的资料,如蒲公英治乳痈、蚤休解蛇毒、乌贼骨疗目翳等,在《新修本草》中早有记述;有助于鉴别后世本草中资料的真伪,有助于校正后世本草的舛错,如《本草纲目》卷一“名医别录”条和“陶隐居名医别录合药分剂”条所节录的注文,实为《本草经集注》的内容,并非《名医别录》的内容。







鲁迅说过:中国没有肯下死功天的人。无论什么事,如果继续收集材料,积之十年,总可成一学者。(见许广平《关于鲁迅的生活》)尚老的死功夫积之数10年,成为本草大家,正好印证了鲁迅的话,他辑复的《唐·新修本草》填补了本草文献整复工作的空白。范行准先生早年及时地肯定说:“我们知道从事重辑《新修本草》中外不止一家,而,俱未能问世。今尚先生竟能著其先鞭,使1300年前世界上第一部国家药典的原貌,灿然复见于世,是值得我们庆幸的一件事。



在驾驭大量本草文献史料上,尚教授表现出极强的洞察力。他自觉地摆脱历史上不同时序中本草文献的谬误对遗佚本草辑复的干扰,结合具体对象和内容手抄笔录,全面系统地核实了诸多文献记载,建立了本草书籍、本草人物及单味药物3个系统的卡片档案,由源及流,追根问底,查清药物运用的概貌。在此基础上旁征博引,上下串通,构成辑佚医药方书的一张联合网图,进入了左右逢源、得心应手的学术佳境。32 部本草辑复本、校点本、注释集纂编写本,可见学术功夫是多么的深厚广细。






《神农本草经》原书久佚,尚老在校注该书时,首先理顺了其文献源流。尚老认为,《汉书·艺文志》没有收载《本草经》,因此定《本草经》成书东汉。到了《隋书·经籍志》,记载《神农本草经》有6,《本草经》有9种。以《本草经集注》为分界点,尚老把在《集注》以前多种《本草经》称之为陶弘景前的《本草经》,存于宋以前类书和文、史、哲古文献的注文中;收载于《集注》中的称之为陶弘景总结的《本草经》,存于历代主流本草专著中。尚老得出结论:现存的《证类本草》白字,向上推溯,是由陶弘景综合当时流行多种《本草经》的本子而成的。明清时期国内外学者,又从《证类本草》白字辑成多种单行本《本草经》,这些文字实际上是陶弘景整理的,并不是原始古本《本草经》。一部尚氏校点本《神农本草经》文献源流有系统、有条理地展现出来,不同时代、不同版本的《本草经)药物条文、内容、取材论断均甚得法,资料搜集甚广,并务求其本源。



    《唐·新修本草》辑复本和《神农本草经》校点本这两部传世之作,打通了一道长期令人望而生畏的难关,但仅以辑复的贡献和成就还难以窥见尚氏学问之全貌。下面拈出尚先生学术方法论思想之一端, 进一步证明其学问之博大精深。





《脏俯病因条辨》为尚氏课堂教学讲稿,该书以中医五脏、六腑和病因(风、寒、暑、湿、燥、火、气、血、痰、饮)为单元,对临床症状进行归类。例如患者诉胃脘隐隐作痛,泛吐清水,喜暖喜按,四肢不温,望其舌质淡白,切其脉虚软。从症状分析,胃脘痛和吐清水说明病在胃,四肢不温是指脾寒,脉软表示虚,舌质淡白为虚寒。辨证应是脾胃虚寒证。此证是由3个单元一脾、胃、寒组成,脾属脏,胃属腑,寒属病因。从上例可看出,五脏、六腑和病因中各个单元是组成多种的基础。






 《药性趋向分类论》是尚教授提出的一种新的药性分类。据药物作用趋势而分行、守两大类。行类含上行、下行、通行、化行。上行以升散为主,如升举下陷,发散外邪;下行以降下为主,如平喘咳,泻下利水;通行以通畅为主,如气血不通作痛,用通行药使气血通即可止痛;化行以转化为主,如食积、痰饮通过转化,成为无害物。守即固守,不固守即出现虚损,凡虚损宜补。守类含补益和收敛两类。各类再分若干小类,每小类先述概要,举药名,次述共同作用、用途,再次述各药其他作用。药为什么能治病,因为药有很多特性,这些特性或能祛除病邪,或能消除病因,或能补虚扶弱,或能调整脏腑气机功能,消除人体阴阳偏胜偏衰偏亢的病理状态,以期恢复人之正常状态。尚老积50多年研究本草之经验,使药物分类更清晰,药性更突出。并对300 多味常用中药药性作用直说引述,正说反证,浅说深论,咂摸得淋漓尽致,十分切合临床,是尚氏对本草学研究的一项创新。



    尚老集毕生精力和情感于本草文献,在古本草史料的世界寻寻觅觅,一以贯之地刻苦钻研,因执著的挚爱而终于成为本草文献的知音。无论以哪一药物条文,或哪部本草专著,或哪一.位本草人物为前提,互相联系都是双向的,而更重要的则是沉浸其间的推敲,确实有其独特的发现和创获,局外人就无法体悟了。《本草人生》中的“论文题录”计268篇,简直是书山文海。不仅有对古本草史料的广搜精求,对纸上遗文的爬梳考订和辨证精释,亦有对新近发掘的地下实物,如马王堆五十二病方、敦煌出土残卷等的整理和运用,
作出了令人心折的结论。






268学术论文篇中,关于李时珍和《本草纲目》的论文有19篇, 如《本草纲目》版本简介《本草纲目》断句误例二则《本草纲目·序例》辨误两则《本草纲目》标注《本经》药物总数的讨论金陵版《本草纲目》引《日华子本草》误注例等。有版本考察,有校勘订正,加之金陵初刻本《本草纲目校注》一书,对《本草纲目》从校勘、句读、注释三个方面进行了具体深入研究。

在学术思想方法论方面,是书用最后的章节作了阐述,曰本草文献研究的意义及作用”, 本草文献研究的目的,曰本草文献研究思路等等,熔铸古今,以致用的尝试,亦相当引人入胜。其实质则在于一方面自觉脱除旧染与时弊,融目录、版本、校勘、考据、章句、修辞之法于本草学之中,另一方面则弘扬中国学术传统中的优秀方法,并赋予它们以时代精神,超胜前人,彰显出尚志钧教授的本草学思想和人格,亦显见其著述风骨。


(作者:任何 单位:安徽省中医文献所,安徽合肥,230061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配图)

 




 

| 发布时间:2018.12.04    来源: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查看次数:328
版权所有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Copyright 2012-2019 www.cpahp.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505195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