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纪念本草学家尚志钧先生诞辰100周年(1):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先生

 

【编者按】今年恰逢本草学家尚志钧先生诞辰100周年。201812月10日,《尚志钧本草文献全集》将在北京举办首发式。尚老是我国著名的本草学家,为我国的本草文献工作作出了卓越贡献。曾有很多学者先后发表论文介绍尚老的治学、工作和本草业绩。为缅怀尚老的伟绩,弘扬先生高尚品格和精神,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将在网站上选择几篇曾经报道尚老的论文再次刊登,以纪念先生。 

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先生
(郑金生, 谢海洲. 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先生. 中国药学杂志198570(1)54-55.
(原文链接:http://manu21.magtech.com.cn/zgyxzz/CN/article/searchArticle.do

                          
                                          (尚志钧先生)

   尚志钧先生为皖南医学院教授。191814日(农历)出生于安徽全椒县西观圩尚墩村一个农民家庭。读高中期间,抗日战争爆发,全椒沦陷,他和许多流亡学生一道,长途跋涉来到四川重庆。1940年考入重庆国立药学专科学校,4年后毕业,在四川合川麻醉药品经理处及国立第一制药厂任职。不久(1945年)即返回安徽,在省卫生厅任职,从事药学资料的翻译和药品鉴定。1949年,曾在济南白求恩医学院担任有机化学教学。1950年回安徽芜湖筹办卫生训练班。该班后改为卫生学校,1958年改为芜湖医专,近年来该校又办成了皖南医学院。尚先生除1958年到北京中医学院进修二年之外, 一直在该校从事教学、临床和文献研究工作。1979年晋升为副教授, 现兼任安徽中医学会委员、中国药学会药史学会委员等职。


(左一:真柳诚,日本昭和大学医学博士,现在日本茨城大学任教;右一:郑金生,原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所长,德国柏林Charite医科大学客座教授)

   尚先生自幼喜爱中医。在私塾读四书五经时,就诵读过《伤寒》、《金匮》等医药书籍。他的父兄也指望他能成为一名中医师。为此, 他在重庆时报考了成都的中央大学医学院。但被录取之后,却因没有路费,无法前往成都就读。当时,尚先生的安徽同乡林启寿先生刚从国立药专毕业(1940),在林先生的建议下,尚先生才报考了国立药专。当时的条件很差, 要搞药学的实验研究是很不容易的。因此,他的族兄尚启东(安徽名老中医)建议他把研究方向转向本草文献。尚启东先生认为,清代学者在文史类文献的整理和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他们无暇顾及医药,仅有的几种《神农本草经》辑本也只是他们的副产品,医药文献的整理大有搞头。尚先生接受了族兄的意见,从此决心投入本草文献研究,至今已历40 年。


(诸本草油印本)

   作为本草整理的突破口,尚先生从1949年就开始整复《新修本草》。《新修本草》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的第一部药典,但此书只有残卷存世,其内容散存于后世诸书中。近现代我国本草学者多人从事该书整复,却只有尚先生得毕其全功。几十年间筚路蓝缕,呕心沥血,其艰辛很少为外人所知。开始整复《新修本草》时,尚先生是以《本草纲目》作为底本,费了几年功夫,行将完工之时,才悟出李时珍所引《新修本草》是从《证类本草》转录的第二手资料,不能作为辑佚依据。于是他断然推翻前稿,从头搞起。又经过几年挥蚊呵冻, 终于在1958年初书稿峻工。恰在此时,北京中医学院办起了中药师资研究班,尚先生负笈北上,利用北京丰富的藏书,如饥似渴地苦钻了二年。他所辑的《新修本草》得到了医史学家陈邦贤的首肯。陈先生亲笔致函人民卫生出版社,予以推荐。人民卫生出版社又将此稿送医史学家范行准审阅。范先生一丝不苟地看了两年,提出了不少宝贵的意见,例如范先生建议以卷子本作为辑佚底本等等。尚先生根据这些意见,再次作了大的修改。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此书未能正式出版,由芜湖医专于1962年油印成册,在许多医药院校内部发行参考应用。在这一年同时印行的还有尚志钧辑《本草经集注》、《吴普本草》及其撰写的《新修本草论文集》等书。他辑的《新修本草》直到1981年才由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正式出版,前后历时32年,稿凡三易,终于填补了本草文献的这一空白。

          
(书房里笔耕不辍)

   在北京的两年中,尚先生得以博览各种医药善本书籍,并经常到生药学家赵燏黄家中求教及借阅其藏书。经十几年手抄笔录,他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并形成了自己对本草研究的一些见解。他打算系统全面地核实从古到今的药学资料,查清楚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药物的来源、效用,为现代研究中药服务。为此,他从本草书籍、人物及单味药三个角度系统建立卡片档案, 由源及流地加以整理。作为整个本草研究的第一步,他把精力集中在宋以前本草。为了追根问底,查清药物运用的历史情况,他从1962年又着手整理《肘后方》,1966年这一工作基本就绪,但却赶上“文革”开始,不仅《肘后方》整理成果无法公布,就连多年积累的卡片、文稿也丧失殆尽。
   
本草文献研究离不开故纸堆。在十年动乱时期,尚先生被迫暂时中断了这方面的工作,而转向中医临床和中草药教学。由于他对医药资料十分熟悉,理论基础雄厚, 因此临证疗效甚佳, 求诊的患者络绎不绝。他编写的《脏腑病因条辨》作为教材印发,深受学生欢迎。但是,政治上的冲击,工作上的沉重负担(上山采药、临床、编写讲义等)终于把他压垮了,胃病、高血压相继而来,到1974年已是卧床不起。1976年安徽省中医走访团发现这一情况后,与皖南医学院共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逐步改善了他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解决了住房及子女就业等方面的问题,支持他继续从事本草文献研究。


(发表的部分论文)

   最近几年中,尚先生心情舒畅,扶病而起,又孜孜不倦地重新整理劫余的本草资料。继1981 年正式出版了《唐· 新修本草》之后,1983年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又印行了他的《补辑肘后方》。皖南医学院内部铅印了他的《神农本草经校点本》,并油印了他的多种辑著。已经印出来的有《雷公炮炙论》、《海药本草》、《名医别录》、《吴普本草》(重印)和《本草图经》;正在油印中的有《日华子本草》、《本草拾遗》、《药性论》等。尚先生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有70余篇,尤以近几年发表的文章为多,其中提出了许多新的论点和独自的学术见解。
  
尚先生继承了清代乾嘉学派的一些考据方法,并结合现代植物分类学及药物学的有关知识,科学地进行本草文献研究,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在治学方法方面,他奉行的是“学贵乎博,业贵乎专”的原则,即尽可能地扩大知识面,而研究的领域则必须缩小在一定的范围内,以求深入,有创见。其治学态度十分严谨,没有充足依据,即不急于发表论断或臆测。比如他对本草文献发展的不同系统、古代本草著作的行文及用字规律、《雷公炮炙论》成书年代等,均有独到见解。但他自己认为证据还不充足,还是先尊重目前流行的说法为好。对同行(包括经验不多的青年同志)在学术上给他提出的一些不同意见,他总是认真分析对方的依据,自己错了,就立即承认,决不文过饰非,固执己见。


(新分配到弋矶山医院工作的本科生及研究生到尚志钧家座谈)

   对于年青学者来说,尚先生是一位难得的好老师。每年尚先生都要接待一些外地慕名求教的同行,接到许多求教的函件。他总是尽其所知,予以解答。经常将自己亲手编制的索引、各种资料甚至研究课题的设想提供给别人。请求他帮助修改的文章,他总是一丝不苟地加以推敲,坦诚地提出自己的意见,及时地回函,从不拖延,因此得到国内中青年学者的尊重和爱戴。他经常对学生们说:“中国是本草的发源地,我们中国人一定要努力整理和研究本草学,不要落在外国人的后面”。


(尚志钧先生故居)

         
(尚志钧先生的警句)

     尚先生除有“书癖”之外,别无嗜好,生活极为简朴。虽然身患多种疾病,但仍然每日伏案操劳。最近,他承担了好几部本草名著的校点整理工作,正在日夜奋战不已。尚志钧先生几十年如一日,艰苦奋斗,为我国本草文献研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对此,学术界以及社会上都已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安徽日报》(1979年)、《健康报》(1980年)分别报道了他的事迹。谢宗万先生发表的本草研究整理方面的综述文章(《中医杂志》19812期)中,对尚先生的研究成果给予较高的评价,特别提出整复《新修本草》,“可谓本草文献整理工作中的一大成就。”《国外医学· 中医中药分册》(1980年第6期)比较了日本冈西为人与尚先生各自的《新修本草》辑本,对尚先生的成就给予了肯定和推崇。《中药材科技》专文评介尚先生辑校《新修本草》的学术贡献。这些事实表明,尚志钧先生为振兴中医药所作出的许多贡献,已经得到学术界的尊重和好评。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配图)

 

【附】学者介绍尚志钧先生的治学、工作和本草业绩论文目录

[1] 解博文, 万芳. 尚志钧辑本《新修本草》学术成就初探[J]. 中医文献杂志, 2016, 34(6): 61-64.

[2] 王宁. 尚志钧先生对本草学研究的贡献[C]. 中华中医药学会名医学术思想研究分会年会论文集. 青海, 2013. 81-83.

[3] 黄辉. 本草后继有来人,继承创新发新枝———就尚志钧教授本草学术成果数字化研究专访任何研究员[J].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12, 24(10): 1025-1026.

[4] 《尚志钧本草文献研究学术成就与经验》一书出版[J].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10, 22(12): 1099.

[5] 范春燕, 王东, 张卫. 《大观本草》尚志钧点校本补校[J]. 中药与临床, 2010, 1(1): 52-55.

[6] 尚元藕. 尚志钧本草文献研究方法选介[J].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09, 21(1): 45-46.

[7] 冯立中. 半窗灯影述神农——追记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先生[J].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08, 20(6): 8.

[8] 尚元藕. 尚志钧本草文献研究思路述要[J].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08, 20(5): 519-520.

[9] 倪项根, 李欣. 试论优质作者资源的发现、挖掘和培养——以尚志钧教授本草系列图书为例[J]. 出版广角, 2008(5): 54-56.

[10] 陶国水, 倪项根, 赵怀舟, . 尚志钧教授本草文献研究述要[J]. 上海中医药大学学报, 2008, 22(2): 4-8.

[11] 任何. 尚志钧《本草人生》评介[J].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08, 20(1): 8-9.

[12] 倪项根, 沈伟东. 一路霜华辑本草 半窗灯影述神农——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教授的治学精神[J]. 中医药文化, 2007, 2(6): 4-7.

[13] 《本草人生———尚志钧本草文献研究文集》[J]. 中医药文化, 2007, 2(5): 32.

[14] 谢海洲. 喜庆佚失古本草复原——尚志钧辑释唐《本草拾遗》[J]. 时珍国医国药, 2003, 14(8): 502.

[15] 刘大培. 尚志钧辑《新修本草》特色评述[J]. 中华医史杂志, 1994, 24(3): 191-192.

[16] 王林生. 尚志钧先生辑选的医药书藉简介[J]. 中医临床与保健, 1990, 2(1): 63-64, 7.

[17] 郑金生, 谢海洲. 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先生[J]. 药学通报, 1985, 70(1): 54-55.

[18] 郑金生. 《新修水草》尚志钧辑本评介[J]. 中药材科技, 1982(6): 37, 41, 45.

| 发布时间:2018.12.02    来源: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查看次数:1032
版权所有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Copyright 2012-2019 www.cpahp.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505195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