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第十三届全国药学史本草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召开

第十三届全国药学史本草学术研讨会


大会开幕式由郝近大副主委主持,郑金生主委致开幕词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药科大学校长彭司勋教授到会祝贺


郑金生主委、郝近大副主委与本草学前辈宋立人教授亲切交谈

 

    中国药学会第十三届药学史本草学术研讨会于2005527~29日在江苏省南京市召开。本次会议收入学术论文共计50余篇,内容涉及本次会议主题“道教与本草”的8篇,有关本草考证方面的9篇,本草文献研究内容的10篇,药学史研究方面(包括厂店史、名方名药史)15篇,其他方面有关本草研究的8篇。现就本届会议的论文情况做一综述。

1 道教与本草

    本次会议首次提出“道教与本草”主题,收录论文涉及道教与医药的关系、道教与医药理论的结合、葛洪与陶弘景等道教与医药并重的大家在本草领域所作出的成就评述等。不少选题与素材新颖独到,从一个新的层面探索本草发展历程,揭示道教与古代本草在逐步发展兴起阶段的密切关系,阐述道教对本草发展积极推动及其负面影响,同时也论及道教及其人文社会理念对本草的渗透与相融,并对后来本草发展产生的深远历史影响。

    宋立人从研究《本草经集注》入手,分析其两个365味药药物总数、自然分类与三品分类相结合的药物分类法、注文中的仙经道术等,阐述道教学术对我国早期本草学形成和发展的影响,认为“初创时期的本草学和中医学一样,与道家的学术思想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

王家葵“医药学术对道教的意义:关于陶弘景医药活动的个案考查”一文,从三个方面论述其学术观点:“道教重视医药的原因”、“宗教与科学的冲突”、“道教医学概念的思考”。并以陶弘景医药活动为例,论述一方面道教徒的医药实践成果丰富了中医药理论体系内容,另一方面道教徒借助中医药手段进行宗教色彩浓厚的法术活动如炼丹、服丹。指出主流医学对道教医学认同的深刻原因。

    郑金生等研究《本草经集注》道家、医家不同用药方法与表述方法,认为南北朝时期道家与医家用药有着明显区别,后世由于未注意陶弘景早已区分的仙、世用药,很多原本是道家求仙的上药被医家尊奉为上品,并逐渐转化为医家的补益药。同时也指出,道家和医家对某些药物的认识有着很大区别,将《神农本草经》所载药物和药效一概视为医家治疗经验总结的看法没有充足根据。强调研究药物疗效历史,必须正视其发展演变过程,从历史角度甄别其来源和实践基础,为当代用药和实验提供可靠依据。

赵守训等实地考察葛洪炼丹处和陶弘景隐居处并撰写寻访录,金久宁等人的论文分四部分探讨“陶弘景生平”;“陶弘景与茅山道教、医药发展”;“陶弘景医药科技方面的贡献”;“陶弘景江浙遗迹及事略”,为陶弘景研究增添许多新鲜历史素材。

    朱保华与王宁分别撰文,充分肯定陶弘景的道教与医药实践。他们各自从陶弘景生平事纪和著述中,列举出他在中医药与其它方面的成就,展现了一个博学多才,通晓阴阳、五行、山川、地理、方舆、产物、医药、天文、历算多个领域的我国古代的道教思想家、医药学家、炼丹家和文学家。

梅全喜等对葛洪《肘后备急方》在预防医学、流行病学、内科急症、骨科、针灸、推拿、男性病学科、药学、美容和食疗方面的成就予以全面论述,高度评价这部两晋南北朝时期的重要医学典籍。

    顾孝红等“加强道教哲学研究,促进中医药发展”一文提出中医药学在其发生和发展历程中,受到道教深刻影响。随着人类对自身认识不断深入,应加强对中医药理论中道教与哲学理念的研究,而不是用西方哲学观去思考、研究,正本清源,与时俱进。

陶恒医认为,中医乃“道法自然”,追求“天人合一”,但“道”与“自然”不等于“道教”。“道”于养生全命导致求长生不老而“炼丹”,也不等于“道教”,与后世之道士更不能划等号。

    2 本草考证

    本草考证一直以来是本草学术研究的重点内容,对于本草品种辨明正伪、澄清混乱、保障用药安全起到重要作用。

    王锦秀对粉条儿菜和肺筋草进行考释,指出“凡将Aletris植物定名为肺筋草属的皆正确;将Aletris定名为粉条菜属的皆错误;将粉条菜属和肺筋草属并用也不妥;将《植物名实图考》中的肺筋草定名为A.spicata也不当。《救荒本草》中的粉条菜应为华北鸦葱Scorzonera albicaulis,《植物名实图考》中的肺筋草应为Aletris scopulorum,而非Aletris spicata 。”强调植物考据学中“邦名”(中国植物名称)的校订不容忽视。

    郝近大等对《本草纲目》毛莨科药物基原作出考证,其中包括白头翁、黄连、升麻、铁线草、芍药、牡丹、附子、天雄、侧子、漏篮子、乌头、白附子、石龙芮、毛茛、牛扁、女萎、威灵仙等。认为按现代植物分类系统对古代本草所载药物进行分类考证,对深入挖掘整理古代药学遗产、利用植物亲缘关系开发新药等具有重要意义。

杨春澍等以本草和中医医著为基础,运用植物分类学、植物地理学和生药学理论知识,根据多年来八角科药用植物实地调查资料,深入研究八角茴香名称、药用历史、产地与品种,对其存在的品种混乱做了全面整理。

    邬家林等考证药用动物水獭、山獭和旱獭 ,就水獭肝货源奇缺而用山獭肝或旱獭肝替代提出置疑。水獭为鼬科动物,山獭与水獭虽是同科,但不同属。《本草纲目》记载用其阴茎和骨,未载用肝。故仅因与水獭同有“獭”的称谓,即替代用之,缺乏科学依据。旱獭为松鼠科草食性动物,其肝脏形态和性味与水獭肝有很大差别,近代文献记载其脂肪能祛风湿、解疮毒,未有用肝为药的记载,故也不可随便代用。

    黄斌依据《本草纲目》分列红花与番红花为两条,将古代文献记载的“撒法郎”、“撒馥兰”、“咱夫兰”(即番红花)与“红蓝花”(即红花)予以区分,指出二者不仅科属来源完全不同,而且有效成分也不一样。红花是菊科植物红花的头状花序,番红花为鸢尾科植物番红花,入药部位系雌蕊的柱头。

    冯学锋等通过对药用芍药栽培与白芍道地产区形成的历史考证,认为白芍的形成与芍药栽培有密切关系,形成一味与同物种野生品为基原的赤芍完全不同的中药,经历了漫长时期。探讨这个问题对研究芍药野生变家种的性状和药效变化有一定参考价值,同样对当前中药材广泛种植中发现的药效变化问题也有帮助。

    李建民等从历史角度考证白术品种。何玖斌以中医药理论为基础,对麻黄在古典医籍中运用做了分析。成旭东等对淫羊藿的炮制历史、炮制传统理论和临床应用进行研究,探讨其炮制前后化学成分以及药理药效的变化。

    3 本草文献

    古代本草文献研究已往取得丰硕成果,但依然有大量研究工作尚待开展,本次会议又涌现很多这方面的研究论文,他们的研究工作使得这一领域又有了新的成果。

    马继兴以其深厚学术底蕴,就《吴普本草经》书名、流传情况、药物数目和药名以及内容特点逐一考释。指出《吴普本草经》系后汉末名医华佗弟子吴普为《神农本草经》撰写的辑注本著作。流传书名十种,元代以前文献可见直接引用其文字者,以后的文献记载为转手资料。日本古本草引录过部分佚文。现存佚文药物数目223种。此书撰写时参考了早期本草著作,沿用《神农本草经》药名,记载相当广泛的别名,部分汉以前地名,并补充《神农本草经》的内容。

    曹晖根据《本草品汇精要》、《食物本草》、《补遗雷公炮制便览》、《金石昆虫草木状》和《本草图谱》等5部彩绘本草内在关系的系统分析,提出明朝弘治年间“本草工程” 的大胆假设。并就工程历史背景、工程概况予以论证,认为“本草工程”是孝宗皇帝弘治年诏太医院编撰官修本草规划,以综合性药典《本草品汇精要》为主线,辅以食物救荒为主的《食物本草》,又以《补遗雷公炮制便览》作为姐妹篇,包括药物本草、食物本草、炮制本草3大领域。

    万芳研究地方志本草资料多年,本次论文为“清代地方志本草资料评析”。认为清代地方志本草资料保存至今数量大,覆盖地域广,内容也较以前更为详实。由于清代没有官修本草,也没有学术成就巨大的本草专著,故研究清代本草发展规律或清代某一区域的本草状况,方志本草资料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它也有助于道地药材溯源研究以及现代发掘地方药材资源,于临床医疗颇具积极意义,于社会经济也有广阔前景。

    王咪咪以“简论19871995年间本草文献研究的范围与意义”为题,叙述九年来本草文献研究概况,包括史料综述、单味药研究、炮制、方剂研究、本草文献研究、现代药物学研究等六个方面,提出搭建一个长期平台,为研究人员整理、挖掘、利用古文献资料提供服务,使研究更加符合社会需求。

    肖永芝探讨日本以“能毒”命名的本草著作。阐述“能毒”取词古代中医著作的由来,通过梳理诸多“能毒”冠称书名的日本本草著作,说明其主要论述药物功能主治和毒性禁忌。始自著名医学家曲直濑道三《能毒》,面向初学者与普通读者,反映了日本江户时期以后本草著作具有的一个独特现象。为我们研究中医药进入日本以后的演变提供有益参考。

章碧明、李卫真等人就《神农本草经》有关研究发表个人学术见解。

    4 医药史

    尚志钧就先秦本草做了专门研究,指出先秦本草特点表现为古籍有药的记载,没有本草书名;所记药名与后世医书所载药名多不相同;记载药名者主治功用描述不多,内容简单,且点滴散存于古医书和非古医书,多为方、药并存。

    王淑民论文“秦以前失传本草文献书录解题”,列举《子仪本草》、《黄帝本草经》、《扁鹊本草经》、《医和本草经》、《歧伯本草经》、《桐君药录》、《桐君药对》和《雷公药对》8部古本草分别解析,推论其作者、成书时代、流传记载、文字存佚、学术价值、后世传承。

张鸣皋“试述中国历代药学界职业道德史略”一文对中国氏族社会、上古期、中古期、近古期和近现代药学界职业道德的形成与发展进行回顾性研究,强调败坏行业道德风尚的行为将阻碍医药事业的发展,医药行业应始终遵循“治病救人”的服务内涵。

    冉懋雄以“黄帝战蚩尤”、苗家“蚩尤的传说”、“神农尝百草”三个民间传说为线索,通过文献考证、释音、释义探析苗族医药源流,为研究我国少数民族医药提供佐证。

    郑乐明“李时珍在江苏”记述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本草纲目》艰难的成书过程及其金陵版曲折刻印命运。耿同全等“三百年奇葩镇江膏药、橘井流香古今中外”之文,再现镇江中药厂(江苏七○七天然制药有限公司)和镇江膏药的创业发展史。何晓梅“季德胜蛇药片和王氏保赤丸的历史与发展”,介绍季德胜蛇药片和王氏保赤丸在南通中药厂的研发经历。 朱迪论述中国药事管理发展若干历史阶段,为当今我国药事管理科学化、规范化、法制化建设以及形成完整的管理体系提供借鉴。石开玉等于安徽芜湖中药业的兴盛与发展做了地方调研报告。席葆荃以实录形式对解放初期云梦县城的医药业进行回顾。徐怀东等撰文探讨解放战争时期晋察冀军区医药的发展历程。另外,顾琳娜等阐析《伤寒论》药物炮制方法,李少华等论述《局方发挥》反对滥用香燥药物的学术观点。

    5 其他

    富同义等将全息论的全息形态理论引入中药植物鉴定,为中药鉴定提供又一途径。华碧春反思现代中医药教育、中医药研究、中药使用和经营模式对临床中药学发展及临床疗效的影响,提出未来临床中药学建设与发展的战略思考。蔡伟分析中药进入国际市场现状,提出新世纪发展思路。赵中振等指出药无重名惠万家,就香港地区过去一年里中药房易混淆的中药材进行全面调查,并提出解决办法和措施。陈重明针对植物药中文名称存在混乱问题,呼吁高度关注药名滥用时弊及其由此产生的重大负面影响。

    6 小结

    第十三届药学史本草专业学术会议首次提出“道教与本草”研究主题,为此作出不少新的学术尝试,有关陶弘景的研究留下珍贵史料。会议征集到本草考证、本草文献、医药史等方面的诸多学术文章,从不同角度丰富了药学史与本草考证研究,尤其地方药业和传统名方名药发展史的专题,成为近年药学史研究的新方向之一。会议倡导新世纪应力争学术创新,抓住当前中药发展的有利时机,发挥专业优势,以古鉴今,不断提出研究新课题,为中医药发展献计献策。

| 发布时间:2012.07.05    来源:    查看次数:2069
版权所有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Copyright 2012-2019 www.cpahp.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505195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