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闽产录异》看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概况
2020-01-04 13:42
从《闽产录异》看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概况
已发表于:中药材,2019,42(2):459-462.
苏晴1,2   黄泽豪1
(1.福建中医药大学药学院,福建 福州 350122;  2.三明市医院,福建 三明 352000)
 
        摘要:《闽产录异》为晚清学者郭柏苍所撰,共六卷。是一部论述清代福建、台湾两地物产的专著,书中收载物产一千四百多种,还详细说明了一些物产的产地分布,记述商品的产销转运情况,记录人民生活和当时人文,以及经济情况等。卷二·药属收录药物149味,尽管部分药物描述不详尽,但是研究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情况的重要依据。为了解清代福建中药材的生产情况,本文对《闽产录异》中药属内容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对其收录药产的生产情况进行归纳总结。研究发现:其所录药材,品种上,古今基源一致可明确者117味,品种存疑者32味;产地上,福建公认道地药材厚朴、泽泻、神曲以及自认道地药材瓜蒌延续至今且产区不变,马蓝、使君子的道地产区由福州转至莆田,而半夏的道地产区今已消失。此外,清代福建药材市场上有炮制佳的情况亦有以伪充真的情况。由此揭示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情况,以更好的传承传统中医药文化。
        关键词:《闽产录异;  中药材生产;  清代;  福建;
 
        “古今药物兴废不同”,传统中医药在变化中得以发展[1]。如枳壳道地产区的南迁以及泽泻道地产区的南移等[2]。是以每个时代均有其相应的生产情况,各有不同。
       《闽产录异》为晚清学者郭柏苍所撰,是论述福建、台湾两地物产的专著。郭柏苍,字蒹秋,又字青郎,生于1815年,约卒于1890年,福建侯官县(今福州市区)人,颇为骇博[3]。书中收载物产一千四百多种,共六卷。记载了其产地分布、性状特征、实用价值和利用方法等,甚至记述了某些特产的物种来源、历史上的产销情况及相关艺文掌故,并发表了作者自己的见解。《闽产录异》一书还在1916年修入《福建通志·物产志》内,同时也有现代学者将其作为研究茶农业的重要参考,如《中国农学遗产选集》等[4,5]。因此,本书对清代福建农业、医学卫生史、民俗文化史等的研究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其中卷二·药属收录药物149味,是研究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情况的重要依据。
近年来,一些学者对本草古籍开展了深入的文献研究,但尚未见《闽产录异》其中内容进行研究的,本文根据《闽产录异》一书中的卷二·药属的内容进行了研究,拟揭示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情况。
1 结果与分析
1.1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品种
        福建省地处中国东南沿海,水热资源丰富,甚至有“东南山国”的美称,适合药材的种植[3]。笔者对《闽产录异》一书中的卷二·药属所记载的清代福建中药材,按照名称品种、产区和品质质量等对其进行归纳和整理,发现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情况与当今时代的生产情况已经发生很大改变[4]
        药之属分前后两部分,前者或详细或简略列药六十五味,后者为后附八十七味常品。其中仙人烛、香麻、山药三味药重复,是以本书共收录清代福建药产149味。而明确记录为当时道地药材的有6味。
        现在药之属收录药材的基础上,经笔者初步考证,古今药材基源一致(见附录1),可明确品种的有117味,现列名称如下:厚朴、槟榔、软枳、桔梗、泽泻、柴胡、前胡、茯苓、半夏、福参、玄参、苦参、土人参、何首乌、女贞、黄荆(牡荆)、蔓荆、杜仲、商陆、马蓝、使君子、百合、山药、活石(滑石)、磁石、云母石、石菖蒲、昌阳、溪荪、石耳、羊蹄、瓜蒌、天青地白(细叶鼠曲草)、三七、盐麸子、姜黄、木鳖子、荠苨、天生术(野白术)、黄芩、附子、山慈菇、鹿衔草、神曲(建神曲)、茶饼(泉州茶饼)、蓖麻子、牵牛子、车前子、香附子、决明子、蛇床子、金樱子、五倍子、覆盆子、芦菔子(莱菔子)、山藾子(山奈)、山栀子、菟丝子、天南星、天门冬、金银花、旋覆花、淡竹叶、谷精草、桑白皮、五加皮、地骨皮、山豆根、高良姜、大小蓟、吴茱萸、食茱萸、紫金牛(矮地茶)、刘寄奴、蒲公英、威灵仙、骨碎补、海金沙、夜明砂、桑螵蛸、马兜铃、夏无踪(天葵子)、黄精、地黄、黄连、苍耳、乌药、白芷、青蒿、紫苏、甘草、甘菊、木贼、香茅、牛蒡、羌活、独活、葛根、陈皮、细辛、荆芥、薄荷、防风、萹蓄、莳萝、豨莶、蒴藿、蒺藜、葶苈、薏苡、枳实、当归、远志、连翘、枸杞、艾、紫花地丁。
         而品种存疑者有32味。其中又有经初考可得结果以及难以考证两种情况(见表1)[8-31]
1:品种存疑汇总
初考得结果 难以考证
书录名 初考名
土茯苓 茯苓 还魂草、千雀、金不换、独脚仙、铁牛健、石益、香麻、庵闾、石髓、仙人桥、两宝花、八敛麻
野参 福参
石蚕 日本水龙骨
龙牙草 马鞭草
剪刀草 慈姑
土红山 盐肤木
贯众 井边栏草
五味子 南五味子
黄檗皮 关黄柏
广角 荔枝草
仙人烛 水烛
茴香子 小茴香
茴香 八角茴香
青椒 花椒
沙参 南沙参/北沙参
石斛 石斛/铁皮石斛
麦门冬 麦冬/山麦冬
木香 木香/土木香/川木香
木通 木通/川木通
牛膝 牛膝/川牛膝
1.2 清代福建中药材产地分布情况
        根据本书药之属详录的47味中药材,按其产地进行归纳,归纳结果见表2[8,10,32-39],分布地图见图2。
        由图2清晰可见当时福建北部及沿海一带的药产品种较为丰富。经笔者将清代福建行政地域划分与今之福建行政地域划分相比较(见图3),发现药产较丰富地区大约在今南平市、福州市、宁德市、三明市以及泉州市。
 表2:《闽产录异》卷二·药属所录药材产地归纳
地区 药产名称
(道) (府)
福宁粮储道 福州府 茯苓、女贞、黄荆(牡荆)、章柳根(商陆)、菘蓝、使君子、广角、石菖蒲、石斛、羊蹄(秃菜)、龙牙草(马鞭草)、还魂草、瓜蒌、天青地白、独脚仙、剪刀草(茨菰)、三七、石蚕、香麻、石益、庵闾、土红山(盐肤木)、盐麸子、姜黄、贯众、千雀(雀梅) 半夏、何首乌、马蓝、百合、石耳(岩菰)、木鳖子、黄芩
福宁府 黄荆(牡荆)、还魂草、鹿衔草
     
延建邵道 延平府 朴(厚朴)、野参、土人参、山药、石耳(岩菰)
建宁府 朴(厚朴)、桔梗、泽泻、柴胡、前胡、茯苓、玄参、山药、磁石、云母石、姜黄、天生术(野白术)、神曲
邵武府 活石(滑石)、仙人烛、附子、山茨菰
     
兴泉永道 泉州府 沙参、苦参、石髓、千雀(雀梅)、神曲、茶饼
兴化府 千雀(雀梅)
永春直隶州  
     
汀漳龙道 龙岩州  
汀州府 苦参、马蓝、姜黄
漳州府 千雀(雀梅)
     
台湾道   槟榔、茯苓
     






























        同时,书中药之属下相对明确的道地记载有7味,产于延建(今南平市、建瓯市一带)的厚朴当时装载甚远,名气大;泉州郡治(今泉州市)所出的范志、吴亦飞字号的神曲更是驰名海内;还明确记录了产自建宁府建安、瓯宁(今建瓯市)的“建泽泻”以及大如鸽卵的嵩山(今福州市郊区)半夏为道地药材;而除福州郡治之将军山(今福州鼓楼区)所产的使君子可称道地外,没有他产可比拟称为道地;同时福建量产马蓝;并且当时沁园(今福州市光禄坊闽山)土地力厚愈来愈适宜生产瓜蒌,就要成为道地。按照书中药属所载中药材的清代生产情况和今之对比,可得福建中药材的道地产区沿革情况,见表3[40-61]。
3:福建道地产区沿革情况
沿革情况 名称 古道地产区 现道地产区
道地产区古今一致 厚朴 延建
(今南平市、建瓯市一带)
南平市浦城县
泽泻 建安、瓯宁
(今建瓯市)
建瓯市
神曲 泉州郡治
(今泉州市)
泉州市
瓜蒌 沁园
(今福州市光禄坊闽山)
福州市闽侯县
       
道地产区变迁 马蓝 福州、汀州
(今福州市以及龙岩市长汀县一带)
莆田市仙游县
使君子 福州郡治之将军山
(今福州鼓楼区)
莆田市、南平市
       
道地产区消失 半夏 嵩山
(今福州市郊区)
1.3 清代福建中药材品质情况
        《闽产录异》写道:“闽居万山中,所产药亦几于蜀。”明确指出清代闽产药材品种大多与川产相同。书中所述有多种福建物产不及蜀产,如杜仲、石斛、三七等。其中可探。古代福建地处较偏远不及中原地带的川蜀发达。但福建因地处东南沿海,享季风亚热带气候,顺应时代变化随着整个文化中心的南移,明清时期闽与各地的经济交流日益密切,尤其与川,而发展愈佳[65]。明清时期有多种物产由别地向闽蜀一带转移,如前文之使君子等。甚至许多药材由四川引入,如前文之泽泻等[17]。此外,本书药属中介绍附子时还提到,建宁县(今三明市建宁县)炮制的附子色香品质高,美压四方。也能说明清代福建有可引以为傲的炮制工艺。
同时本书中记载了许多清代闽产中药的掺伪、造伪方式,涉及药材众多,如
利用将生长中薯蓣根塑入人形模型中制作何首乌的伪品以得到高价;市面上贩卖的九节菖蒲一般为与石菖蒲相似的鸢尾科植物溪荪伪造;用桔梗科沙参属荠苨混桔梗的事实;当时市面上的福州贯众一般为今已不可考植物蕑菁所伪;更有甚者将带土的石块伪造姜黄以及用低廉的蕨粉掺杂道百合粉和葛粉之中。商人谋利,违反常理,着实可恨又可笑。诚然,古今伪品均有之。人们常以为今人多诈,殊不知自古有之。
        通过对《闽产录异》一书中的卷二·药属所载中药材的整理以及大量本草文献的查阅可得,清代福建生产药物至少有149味,古今基源一致可明确品种的有117味,如厚朴、何首乌等。而品种存疑的药产有32味,其中经初考可有结果者20味,如土茯苓、野参等;难以考证者12味,如独脚仙、两宝花等。其产区分布相对集中在福建北部及沿海一带。福建公认道地药材厚朴、泽泻、神曲以及自认道地药材瓜蒌延续至今且产区不变,马蓝、使君子的道地产区由福州转至莆田,半夏的古道地产区今已消失。
同时,明清时期多有物产由别地向闽蜀一带转移。清代闽产药材品种大多与川产相同,有引种情况,多有不及川产者,如杜仲、石斛、三七。不过当时福建的药材炮制工艺闻名遐迩,如建宁县制附子。此外,清代市场上就有着五花八门的掺伪方式,涉及药材众多,如神曲、何首乌等。
2 讨论
        综上所述,尽管部分药物描述不详尽,但是清代福建中药材生产情况也可窥见一斑。或由于经济文化中心由中原地带南移,使得地理偏远但气候宜人的福建得以逐渐发展。纵观古今福建药材生产情况,其发展经历发生了很大变化:品种上,今闽产药材品种更为丰富,而部分药物古今基源不一致,或有正俗名等缘故造成的歧义,甚至还有一些如今不可考的品种;产地上,彼时药材的道地产区也有变革情况。此外,清代福建药材市场上有炮制佳的情况亦有以伪充真的情况。
本书可对清代福建药产情况以及福建本草沿革等研究提供本草依据,如“半夏嵩山产者为道地”可说明清代福建为半夏的道地产区之一;而现福建盛产的太子参[62,63],本书中却无记载,或可说明太子参为新兴物种,抑或是现今福建地域气候更适合太子参的生长。
同时,药物生产情况在传承过程中存在部分药材品种的古今歧义(如福州茯苓称“土茯苓”)和道地药材产区的消失(如嵩山半夏)以及一些药材的品种难以考证(如两宝花)等情况,这或许是因地域文化差异造成,抑或是因各古籍文献未经核实而相互沿袭引用造成,例如本书《闽产录异》经胡枫泽校点版[43]中有一处或是校勘纠错之余的疏漏:描写松溪产“茯苓”处漏“色白”;又或是古籍文献在延续的过程中错印、漏印等,如本论文所用《闽产录异(光绪丙戌年刻本)》善本在“山药”条下备注“互见《海错百一录》卷五”,而笔者查阅《海错百一录》一书只在卷四发现相关内容,卷五未见。
        可观传统中医药文化在传承的过程中或多或少因文化差异造成,或历史环境变化,抑或是因沿袭前人信息时未经核实以及错写疏漏造成的不经意遗失,着实痛惜。笔者以为我们在广泛承袭前人知识的同时也应当秉持着严谨的态度,多方位参考接纳,拨乱反正取精弃糟。
参考文献:
[1]  朱忠华,肖梦媛.基于中国药典中药品种变化的研究[J].中药材,2017,40(01):58-63.
[2]  彭华胜,郝近大,黄璐琦.近2000年来气候变化对道地药材产区变迁的影响——以泽泻与枳壳为例[J].中国中药杂志,2013,38(13):2218-2222.
[3]  李波.国家地理知识大讲堂[M].内蒙古: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9:78-79.
[4]  缪建泉.福建地道药材的历史变化与现状[J].海峡药学,2009,21(08):88-90.
[5]  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国药典(一部)[S].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5,06.
[6]  南京中医药大学编著.中药大辞典[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8:2-2094.
[7]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编委会编.中华本草(10)[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9.09.
[8]  中国植物志编委会.中国植物志[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
[9]  龚胜生,蔡俊青.中国野生人参产地的分布变迁[J].国外医学(医学地理分册),2013(02):71-79.
[10] 宋·苏颂编撰,尚志钧辑校.图经本草[M].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05:626.
[11] 宋向文,王德群,韩邦兴.《神农本草经》石蚕考证[J].中药材,2015,38(02):398-400.
[12] 朱强. 500种中草药识别图鉴[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5.04:469.
[13] 杨卫平.新编中草药图谱及常用配方(1)[M].贵阳:贵州科技出版社, 2010.01:108.
[14] 杨卫平.新编中草药图谱及经典配方(6)[M].贵阳:贵州科技出版社, 2014.05:110.
[15] 包锡生.中药别名手册[M].广州:广东科技出版社, 1991.08:85-280.
[16] 谢观编,赖鸿铭点校.中国医学大辞典[M].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2.02:63.
[17] 王家葵.中药材品种沿革及道地性[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7:72-215.
[18] 福建省中医药研究所.福建药物志(第二册)[M].福州:福建科学出版社,1982,04.
[19] 刘小平.常用中药速查手册[M].武汉: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4.08:26.
[20] 贺云.车前[J].广西中医药,1995(02):55.
[21] 南京中医药大学编著.中药大辞典[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06:96-97.
[22] 喻樊.荔枝草生药学研究[J].安徽农学通报(下半月刊),2009,15(20):65-66.
[23] 张葆森.邵武县志[M].福建省邵武市印刷厂,1986,07:159.
[24] 李叶.《本草纲目》中药养生速查手册[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4,01:173.
[25] 刘道清.中药别名大辞典[M].郑州:中原农民出版社, 2013,01:268-269.
[26] 周德生.简明中药手册[M].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4,01:169.
[27] 陆维承.南、北沙参出典考证[J]. 海峡药学,2007,19(05):55-56.
[28] 黄瑞平.福建主要中药材区域布局探究[M].北京: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2,09:18.
[29] 叶华谷.中国中草药三维图典(第1册)[M].广州:广东科技出版社, 2015,04:13-21.
[30] 温婷梅,黄泽豪,梁一池.福建省石斛属药用植物研究概况[J].海峡药学,2015,27(08):33-36.
[31] 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国药典(一部)[S].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1963,06.
[32] 南无袈裟理科佛著.苗疆蛊(1)[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3,12:76.
[33] 崔国静.活血通经的卷柏[J].首都食品与医药,2016,23(07):63.
[34] 杨卫平.新编中草药图谱及经典配(2)[M].贵阳:贵州科技出版社,2014,05:299.
[35] 杨建峰.细说趣说万事万物由来[M].西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2015,10:388.
[36] 明·李时珍编著,张守康主校.本草纲目[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8,02.
[37] 王兴雷.金不换——三七[J].中国药店.2013,05(10):82-83.
[38] 永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永安市志[M].北京:中华书局,1994.04:1401.
[39] 宋·梁克家.三山志[M].方志出版社,2003,02.
[40] 清·郭柏苍著,胡枫泽校.闽产录异[M].长沙:岳麓书社, 1986.11.
[41] 清·陈寿祺.福建通志[M].北京:华文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68.
[42] 王强.道地药材图典(华东卷)[M].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217-247.
[43] 黄坚航.建泽泻小考[J].福建中医学院学报,2006,16(01):54-55.
[44] 南梁·陶弘景编,尚志钧辑校.本草经集注(辑校本)[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1994.02.
[45] 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旧志整理组.八闽通志[M].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1990.05.
[46] 明·汪佃修.建宁府志[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9.08.
[47] 陈仁山,蒋淼.药物出产辨(一)[J]. 中药与临床,2010,(01):58-61.
[48] 刘泰文.本草品汇精要[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4:118.
[49] 朱则杰.《曝书亭集》辨正[J].浙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2,(02):116-121.
[50] 胡世林.中国道地药材原色图说[M].山东: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06:268-413.
[51] 贾天柱.中药炮制化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10.
[52] 黄坚航.中药建曲考证[J].亚太传统医药,2007,3(12):31-32.
[53] 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协会.福建省志医药志[M].北京:方志出版社,1997.
[54] 清·陈修园.神农本草经读[M].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01.
[55] 郑向丽.激素水平对福建道地瓜蒌组培快繁的影响[J].福建农业学报,2011,26(5):774-777.
[56] 莆田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莆田县志[M].北京:中华书局,1994.10.
[57] 武夷山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武夷山志[M].北京:方志出版社,2007.05.
[58] 宋·唐慎微撰,曹孝忠校.证类本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04.
[59] 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邵武府志[M].北京:方志出版社,2004.08.
[60] 王昌华.使君子本草考证及道地沿革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15,(10):2477-2479.
[61] 福建省南平市志编纂委员会.南平县志(上)[M].福建省南平市志编纂委员会, 1985.05.
[62] 黄冬寿,王树贵.福建“柘荣太子参”栽培环境的道地性研究[J].中国野生植物资源,2010,29(02):12-14.
[63] 张跃行.福建宁化梨园间作太子参技术[J].果树实用技术与信息,2014,(12):5-6.
  • 作者:中国药学会药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