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出版的易名品汇图谱
2019-10-31 21:09
《中华药用植物图集》——
一部法国十八世纪出版的《本草品汇精要》彩绘图谱
(简报)
 
刘玉萍1  曹晖2
1、香港大学,香港特别行政区
2、国家中药现代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珠海519020
 
摘要:对法国十八世纪出版的一部《中华药用植物图集》(Herbier ou Collection des Plantes Médicinales de la Chine)进行考察,发现其彩色图谱均来源于明代官修《本草品汇精要》,通过考证,这些插图母本来自法国传教士汤执中手稿《中华植物与花卉》(Plantes et fleurs de la Chine)。
   关键词:本草品汇精要;中华药用植物图集;中华植物与花卉;汤执中
 
Herbier ou Collection des Plantes Médicinales de la Chine——
A colored illustrations of Bencao Pinhui Jiangyao published in France in18 Century
 
Liu Yuping1  Cao Hui2
 
1. SPAC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SAR, China
2. National Engineering Research Center for Modernization of TCM, Guangdong, China
 
    Abstract: A colored illustrations of Chinese medicinal plant, named as Herbier ou Collection des Plantes Médicinales de la Chine, published in French in 18 Century was surveyed. It is found that the colored pictures in the book was from Plantes et fleurs de la Chine (stored at Bibliotheque de l'Institut de France) complied by Pierre le Chéron d’Incarville , which was identified as Kangxi re-drawing version on Bencao Pinhui Jingyao (1700 AD).
    Keywords: Bencao Pinhui Jingyao; Herbier ou Collection des Plantes Médicinales de la Chine; Plantes et fleurs de la Chine; Pierre le Chéron d’Incarville
一、欧洲传教士的中国植物画    
17、18世纪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航海、探险、殖民贸易等活动首次将世界紧密联系起来,欧洲对中国的了解主要来自在华的传教士,以意大利利玛窦(Matteo Ricci)、德国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比利时南怀仁(Ferdinand Verbiest)为代表的耶稣会传教士深入了解、认识中国传统文化包括历史、地理、天文、哲学、医药学、园艺、艺术等。传教士中学西传的主要方式包括直接携带中国文献回欧洲;选择翻译汉语典籍;著述评介中国文化学人的思想;以报告、书信、日记方式记述日常见闻;编着中英对照字典;编辑出版西方报刊等。1688年由于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介入,法国耶稣会传教士大量进入中国,向欧洲发回了大量书信和报告,成为17世纪末18世纪初中西文化交流的主流。由传教士介绍到欧洲的中国文化,特别是中国的园林、绘画等自然人文景观艺术,导致在欧洲产生了一股“中国热”。从文化史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17、18世纪欧洲对中国瓷器、字画、图谱书籍感兴趣,也许传教士中国植物画早就失去了其存在价值[1-2]。
在这种交流中,传教士所带回的中国植物及其绘画手稿在他们编著出版的有关中国著作如法国杜赫德(Jean Baptiste du Halde)《中华帝国全志》(Description geographique,historique, chronologique et, plysique de L’Empire de La Chine et de la Tartarie Chinoise)、波兰卜弥格(Michael Boym)《中国植物志》(Flora sinensis)等中得到体现。法国耶稣会传教士植物学家汤执中(Pierre le Chéron d’Incarville)和韩国英(Père Cibot)俩人在中西植物学的交流方面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汤执中在北京郊外进行植物考察,采集种子寄给俄国圣彼得堡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和法国皇家科学院,他还绘制多部中国植物图谱寄给其师朱西厄Bernard de Jussieu 。而法国出版的16卷本《北京传教士关于中国人的历史、学术、艺术、风俗习惯等论丛》介绍的许多中国植物资料,主要是韩国英提供的[3]。
二、法国所藏植物画资料
过去几年在海内外(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日本、德国、意大利)陆续发现《本草品汇精要》易名药物图谱和手稿,包括《食物本草》、《补遗雷公炮制便览》、《金石昆虫草木状》、《本草图谱》等4种[4]。近两年笔者又在法国发现了2种《本草品汇精要》彩图易名手稿,即法兰西学院图书馆藏《中华植物与花卉》(Plantes et fleurs de la Chine)和法国国家图书馆藏《耶稣会传教士所绘中华植物画集》(Collection de plantes veneneuses de la Chine gravees et imprimees en couleurs par les missionnaries jesuites)[5]。这使笔者注意到了欧洲传教士有关中国植物画资料(尤其《本草品汇精要》易名图谱手稿)的收集,在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Muséum national d’histoire naturelle,MNHN)图书馆检索到一套50个图版佚名中华植物画,据图书馆书目介绍,它来自至晚1779年出版的《自然史图集》(Planches enluminées et non enluminées d’histoire naturelle)第11-60版植物画拷贝,作者是巴克霍兹(Pierre-Joseph Buc’hoz)。这个拷贝和作者为笔者提供了一个极有价值的线索,由此追踪巴克霍兹出版的相关系列植物图谱。发现其1781年出版的《中华药用植物图集》(Herbier,ou collection des plantes médicinales de la Chine)也是一部包含上述50个图版植物彩绘图集(图1)。

图1  《中华药用植物图集》封皮
作者巴克霍兹在封面里说明了这部图集的性质:这是《自然史图集》续篇,也是《中国和欧洲庭园栽种花类图集》(Collection des fleurs qui se cultivent dans les Jardins de la Chine et d’Europe)续篇。在“图名拉丁文注音”页末脚注说明“本图集第11-70版来自《自然史图集》;所有植物学名字在《自然史与经济博物志》(Histoire Naturelle & Economique des trois Règnes)第2卷给出”。
以上说明这部《中华药用植物图集》图谱来源于《自然史图集》等3种相关专著。为此笔者通过网络图书馆查阅了这3种书籍。
第一种《自然史图集》,是巴克霍兹在巴黎出版的一部关于自然界(动植矿物)通史类图谱。以1套10版共计10套100版编辑的系列图谱,每版按黑白彩色对开格式,左边黑白图,右边彩色图。作者在每版背面提供图谱汉字名,并有拉丁文注音。只有最后两小册注明出版时间,分别是1778年和1779年。
第二种《中国和欧洲花园栽种花类图集》,是巴黎书商拉孔布(Lacombe)编辑出版的一部关于中国和欧洲庭园种植的珍稀植物花类彩色图谱。主要描绘园艺类植物,颇具观赏价值。这部精美对开本图集出版目的可能为博物学家、园艺学家、画家、设计师、陶瓷商等用于指导艺术图案设计。出版日期未知。该图集第一部分为《中国野外写生植物画》(Plantes de la Chine peintes dans le Pays),它由100版植物花卉图画组成,所绘花卉名字均以汉字书写,并伴有文字解说。
第三种《自然史与经济博物志》,是巴克霍兹1783年在巴黎出版的一部关于自然界(动植矿物)通史与经济博物志的专著,其第2卷专门介绍经济植物类,封面介绍说:“巴克霍兹先生根据林奈氏(Chevalier de Linné)植物系统整理,包括植物学名和各地别名、形态特征、分类等级(科属种)、分布地区、种植方式、化学成分以及动物饲料、食用性等经济用途。”该书没有图谱。
 
三、《中华药用植物图集来源
如前所述,《中华药用植物图集》主要来自作者另外一部《自然史图集》,根据前者“图名拉丁文注音”页末脚注说明“本图集第11-70版来自《自然史图集》”,说明《中华药用植物图集》有60版(约180幅图)来自《自然史图集》。比较《自然史图集》和《中国药用植物图集》的图谱,两者完全一样,后者应该是前者的一个拷贝,并非巴克霍兹所谓两者是秭妹篇。
作为欧洲写实植物插图,《中华药用植物图集》图谱完全不同于18世纪欧洲植物画风格。根据其彩绘图谱风格,笔者完全有理由相信巴克霍兹《中华药用植物图集》图谱来自《本草品汇精要》。因为未见巴克霍兹到过中国的相关史料记载,通过其封面记载的副标题“根据一部独一无二的中国皇家图书馆珍藏的图画手稿整理”(D’après un manuscrit peint et unique qui se trouve dans la bibliothèque de l’Empereur de Chine),充分说明其蓝本系来源于“中国皇家图书馆珍藏的图画手稿”,而这部中国皇家图书馆珍藏的图画手稿,通过笔者考证,就是耶稣会传教士汤执中曾在北京绘制的《本草品汇精要》“康熙重绘本”(1700)副本。有一个旁证,在《中华药用植物图集》部分图画(如第1-20版和第52-61版)的下方标明“中国绘制”(Peint à la Chine),且有雕版师费沙德(Fessard)名字。
耶稣会传教士汤执中曾在北京绘制了2套康熙重绘本副本。一套现藏法国国家图书馆(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木刻画库(Cabinet des Estampes),有植物彩图329幅。另一套现藏巴黎法兰西研究院图书馆(Bibliothèque de l’Institut),有植物彩图404幅[2]。通过比较,《中华药用植物图集》系拷贝巴黎法兰西研究院图书馆藏汤执中404幅《中华植物与花卉》(Plantes et fleurs de la Chine)中的303幅图谱,而且是后者的镜像图(图2)。
                
         图2  枇杷叶图
左为《中华药用植物图集》第1版Fig 3“枇杷叶”(Pipaye),右为《中华植物与花卉》第301页“眉州枇杷叶”
 
此外,《中华植物与花卉》副本前有一册韩国英神父写于1772年的信件内容介绍:
    根据我们这里一部最好的古籍,由具有植物学背景传教士与一位熟练的医生合作完成。这位传教士请求那些宫庭植物学家、医生和药剂师帮助,了解相关情况,托人绘制一些植物、树木等写生图画,经过几年的努力,他完成了一部18卷的关于中国特有药用草本、树木的植物图谱。
    这部副本原稿来自皇宫,它的图谱比我们在雕版印刷书更完整和更逼真。这部手稿在中国目前也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作者是根据中国古籍并与中国人合作,在植物学知识方面与我们完全不同。
    为了更加安全使用这部图集,我们还拷贝了植物中文名称。在欧洲我们已经知道这些中文名称从左至右读是错误的。
 
这封信清楚地表明,由具有植物学背景传教士(汤执中)与一位中国医生合作完成《中华植物与花卉》,其副本原稿来自皇宫(《本草品汇精要》“康熙重绘本”)。
值得注意的是,这封信件部分内容被巴克霍兹引用到他的《自然史图集》附录里。结合《自然史图集》出版日期(最后两小册是1778年和1779年),可以判断这套副本应该在1772-1777年间到达巴黎的。
 
四、《中华药用植物图集》内容    
《中华药用植物图集》是仿作者《自然史图集》100版对开本形式,包括1页封面、2页图名拉丁文注音、100版正文,但是非《自然史图集》每版1对黑白彩色图,而是每版绘彩图3幅,另有3页绘彩图4幅,计303幅植物画(图3)。

图3 《中华药用植物图集》图谱样式
其编辑按照10套10版顺序,每套由1到10版编号,例如第36版是第4版第6号。笔者查阅图名拉丁注音与版号对应图时,发现第1-20、49、58、61、63-100版号与“图名拉丁文注音”对应正确。其余版编号混乱,如“图名拉丁文注音”第51版3幅图名为图1槟榔、图2枳壳、图3枳实,实际第51版图分别为蛇床子、地肤子、忍冬。而槟榔、枳壳、枳实3图却在第24版,其“图名拉丁文注音”第24版3幅图(图1牛膝、图2牛膝、在图3薏苡仁)则是图名拉丁文注音第55版。作者把《中华药用植物图集》303幅植物画根据《本草品汇精要》图谱重新翻译所引拉丁音名,见表1(见附件,略)。
 
五、关于作者生平
 
皮埃尔.约瑟夫.巴克霍兹1731年1月29日出生于Metz,1807年在巴黎去世。在Pont-a-Mousson成为律师,1750年获得从医资格,1763年在Nancy获得博士学位和Stanislas国王的全科医生的称号,在巴黎获“最佳医生”头衔。其生平活动大多数致力于自然史出版,一生大约出版了1019部相关书籍,特别是植物志与图谱的出版,包括100版《自然史图集》对开本和《中华药用植物图集》。巴克霍兹因出版《自然史与经济博物志》第二卷遇到了资金上的困难,而在1788年公开拍卖了他的出版所有图书。
为了纪念巴克霍兹在植物志出版方面的杰出贡献,植物学家Charles l’Heritier de Brutelle在茜草科植物中,创建了一个以巴克霍兹名字命名的属名Buchozia,在这个属级分类里又建立一个植物新种六月雪(Buchozia foetida)以纪念他。
 
 
参考文献
1. G. Berger, G. Métailié, T. Watabe. Une chinoiserie insolite: étude d'un papier peint chinois, Arts Asiatiques, 1996;51:96-116.
2. A.G. Haudricourt, G. Métailié. De l'illustration botanique en Chine, Etudes chinoises , 1994;13(1-2):381-416
3. 韩琦:《中国科学技术的西传及其影响(1582-1793)》,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9。
4. 曹晖、刘玉萍.《本草品汇精要》版本考察补遗. 中华医史杂志,2006;36: 211-214
5. 刘玉萍、曹晖.关于法国所藏两部明代本草彩绘图谱的考察(简报).北方药学,2009;6(3):37-39
  •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