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闽产中药的道地沿革考
2020-01-04 13:07
三种闽产中药的道地沿革考
已发表于:中医药导报,2017,23(18):56-58.
郑丽香,曾德鑫,蔡慧卿,黄泽豪*,
(福建中医药大学药学院,福建福州 350122;)
        摘要:中医历来重视药材的产地,有“道地药材”一说。质量和产量是道地药材的决定性因素。福建省拥有丰富的植物群落,含道地药材约有30多种。本文针对枇杷叶、乌梅、青皮等三种药材的道地产地沿革进行文献考证。结果表明,福建为枇杷叶、乌梅、青皮的道地主产区。
关键词:福建;枇杷叶;乌梅;青皮;道地产地沿革
        Abstract: Chinese medicine has always attached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origi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And there is a name for it “genuine medicinal materials”. The quantity and quality is the decisive factor of genuine medicinal materials. Fujian province has rich in plant communities, including about 30 kinds of genuine medicinal materials. In this paper, the genuine productive evolution of Eiobotryae Folium, Mume Fuctus and Citri Reticulatae Pericarpium Viride will be identified by textual research. It turned out that the main and genuine productive area of Eiobotryae Folium, Mume Fuctus and Citri Reticulatae Pericarpium Viride is Fujian.
        key word:Fujian; Eiobotryae Folium; Mume Fuctus; Citri Reticulatae Pericarpium Viride; genuine productive evolution


        中医历来重视药材的产地,从《神农本草经》开始,一些药材名之前就被冠以地名,梁代陶弘景《本草经集注》载:“诸药所生,皆有境界”。明代陈嘉漠说:“凡诸草木昆虫,各有相宜产地,气味功力自异寻常”;“地产南北相殊,药力大小悬隔”[1];“谚云:一方风土养万民,是亦一方地土出方药也……每擅名因地,故以地冠名。地胜药灵,视斯益信”。《唐本草》序中孔志约也强调:“动植形生,因方舛性……离其本土,则质同而效异”[2]。明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我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部官修本草——《本草品汇精要》问世,其中多数药材皆明确记载其道地产地[3]。药材与产地的密切关系促使了之后“道地药材”的出现。道地药材形成有不同模式:生境主导型、种质主导型、资源主导型、技术主导型、传媒主导型和多因子关联决定型,但是不管是哪种模式都需要以质量和产量作为支撑[4]。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同因子的作用下,道地产区所产的药材产量或质量也会发生变化,道地产区也随之发生沿革或变迁。
        福建省地处中国东南沿海,素有“东南山国”之称,拥有丰富的亚热带植物区系所组成的常绿阔叶林植物群落[5]。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进行第三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中,记录了福建省有动、植物、矿物药446科2468种,其中植物药245科2024种,含道地药材约有30多种,包括泽泻、枇杷叶、乌梅、青黛、薏苡仁等[6],然而,不同文献对这些药材的道地产地存在不同的见解,因此本文针对枇杷叶、乌梅、青皮等三种药材的道地产区沿革进行考证整理。
1 枇杷叶的道地沿革
        枇杷原产我国,栽培历史悠久[7]。据考证早在2200年前已有栽培[8]。我国栽培枇杷的产区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及南方各省。最早有关枇杷的记载见于公元前一世纪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枇杷叶入药始载于《名医别录》,列为中品。晋代《三山志》(南宋梁克家)记载枇杷在福建已有种植,据掌禹锡等按蜀本图经云:“生江南山南,今处处有”[7]。又据大观本草转载图经曰:“枇杷叶旧不著所出州郡,今襄汉吴蜀闽岭皆有之”。按本草纲目,苏颂(图经)曰:“枇杷旧不著所出州土,今襄汉吴蜀闽岭,江西南,湖南北皆有之”。可见枇杷叶主产地较多,福建为主产区之一。而清朝康熙年间的《莆田县志》(宫北麟)已有记载枇杷在莆田的生产种植。近代,枇杷叶多来自苏州或广东产,商品称为“苏枇叶”和“广枇叶”[9]。至上世纪50年代,福建莆田一跃成为全国枇杷主产区之一。莆田市现有枇杷栽培面积1.67万多公顷,占世界枇杷种植总面积的l/5,其中城厢区常太镇现有投产枇杷面积5333hm2,于1998年被农业部授予“中国枇杷之乡”的美誉,该地区生产的枇杷叶除供应国内市场外,还供出口东南亚,颇受青睐,市场占有率约达1/3,日益成为枇杷叶的主流品种[7][10]。自此,福建莆田成为枇杷叶的主产区及道地产区。
        综上所述,枇杷两千多年前在我国便有种植,主要分布在长江以南各省;而福建枇杷种植在南宋之前;莆田在清代之前便有枇杷的种植生产;近代,枇杷叶主产地在江苏及广东;20世纪50年代起莆田跃居全国枇杷主产区之一,市场占有率高,而后自然而然成为了枇杷叶的主产区及新兴道地产区。
2 乌梅的道地沿革
        梅作药用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列为中品,谓:“梅实味酸平,主下气,降热,烦满,安心,肢体痛,偏枯不仁,死肌,去青黑志,恶疾”,其中并无明确的产地记载[11]。晋代陶弘景的《名医别录》载“梅实,生汉中川谷”[12]。这是关于梅的产地,最早的本草记载,所谓汉中,即现在的陕西南部、四川北部地区。唐代的本草多从其说,如不同版本的《新修本草》认为产地是“汉中川谷”或“汉中山谷”[13]。此后梅的产区有不断扩大产地向南移的趋势,宋代的《本草图经》曰“今襄汉、川蜀、江湖、淮岭皆有之”[14]。可见乌梅的产地在宋代时已经发展到了南方的大部分地区,既然大部分地区都有,文献中也没有记载主产区或道地产区。但据宋朝梁克家的《三山志》(公元1182年)记载:“怀安侯官乡户,园林种至十万株,盐者为白梅,焙干者为乌梅,贩至江浙”[11]。既然江浙地区也有产乌梅,而福建生产的乌梅还销往江浙地区,由此可见,在宋朝福建不仅梅栽培规模较大,而且,应该算是当时一个主要的产区,且商品质量是得到认可的。到了明朝,福建乌梅生产规模更大,明弘治三年的《八闽通志》(公元1485)记载:“乌梅,盐晒者为白梅,焙干者为乌梅,诸县皆有之,闽县尤盛”[12]。可见当时在福建各地乌梅种植于生产都已经较为普遍。明、清两代福建多地的地方志也有关梅的品种和加工记载,如《重刊兴化府志》(公元1503年)《兴化府莆田县志》(公元1758年)等[11]。清代韩琼《建宁县志》(公元1759年):“百果花最先。有白梅,青如豆;有消梅,入口即消;有鹤顶梅,花红如鹤顶,其熏干之为乌梅,入药”;清代潘廷仪《上杭县志》(公元1761年):“梅,盐晒者为白梅,焙干者为乌梅”[11];这些方志的记载也再次印证了乌梅在福建大规模生产的盛况。郭林、丘澓《上杭县志·物产志》(公元1938年)载:“邑中梅树各乡皆有,惟附郭为盛,齐民要术有作白梅、乌梅法,杭则取梅浸以盐晒干后锥碎之,贮以瓮,曰白梅。又采其实去核留肉或并核捣烂,拌以黄糖,曰梅酱。又将子以火焙以使干成黑色曰乌梅,亦曰福梅。远售潮汕颇多”[11];可见福建境内乌梅生产不仅十分普遍,其中福建上杭产的乌梅更为市场所认可,被称为“福梅”或“建乌梅”,远销外地。到了近代,福建产的乌梅更是被业界所推崇,我省乌梅以“肉厚、色泽亮、油份足和味酸、甜、香、好”而闻名于国内外市场,素有“吉安梅”之称[6]。据《中华本草》记载,福建的永泰、上杭为乌梅的主产区[15]。据福建永泰县有地方志记载:永泰所产的青梅肉厚、核小、酸度高,药用价值大,为全国优质产品,并载入《中药志》[16],武夷山地方志也有乌梅为当地地道药材品种的相关记载[17]。然而上杭县生产的乌梅以其个大、肉厚、核小、外皮乌黑色、柔润、味极酸个大肉厚,柔软色乌,味酸后转甜等特点而享誉海内外,享有“杭梅”之美称[18];在我国研究道地药材的权威书籍中指明福建上杭的乌梅为药材乌梅的模式标本;现代质量研究证明福建上杭产的乌梅质量优于其他省区的产品[19]。目前,福建省除厦门市外,其余60多个县(市)均有梅树分布。根据福建省中药资源普查资料,1987年全省梅树面积15731亩,1988年乌梅产量最高,达到137.1吨。其中,诏安、上杭、永泰、长汀等地栽培面积大,果实产量高[11]。 2013年,上杭全县梅栽培面积2.66万亩,总产达7600吨,乌梅年加工量300~500吨,具有较强的区域优势。“上杭乌梅”已被核准为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20]。
        综上所述,梅在东汉时期便有入药记载;晋代文献记载其主要分布在陕西、四川一带;到宋代发展至南方多数地区,福建梅栽培规模在此期间不断扩大;至明清时期梅在福建全省范围普遍种植,也形成了一些具地方特色的乌梅的加工工艺;而福建上杭更甚,以其“质优量大”在业内享有“杭梅”的美称,福建上杭县无愧为当今乌梅的道地产区。
3 青皮的道地沿革
        青皮的药用记载较晚,直到宋代才出现,北宋寇宗奭在《本草衍义》(公元1116年)中提到:“青橘与黄橘,治疗尚别”可见宋代,橘皮才开始出现黄橘皮(陈皮)与青橘皮(青皮)之别,这点明代李时珍也曾提过[21][22]。青皮的记载首见于宋代张元素的《珍珠囊》(公元1186年)[23]。但历代本草均未明确记载青皮的道地产地。鉴于中药青皮的原植物橘是一种广为人知的果树,其成熟果实为常见水果橘,而其幼果或未成熟果实的果皮入药为青皮,因此中药青皮的产地与水果橘的产地基本一致。南宋韩彦直在《橘录》(公元1178年)中记载“橘出苏州、台州,西出荆州,南出闽广......”可见橘在我国栽培颇广,而福建也是其主要产地之一。其实早在公元3世纪,张勃在《吴录•地理志》中记载:“朱光禄为建安郡(今福建建瓯)中,庭有桔”这说明早在三国时期,福建省便有橘的栽培记录。宋代梁克家《三山志》详细记载了福建柑桔的种类品种及栽培情况,其中记载桔类便有8种,可见彼时福建橘的生产规模之大、栽培育种技术之优。明代王世懋《闽部疏》(公元1585年):“柑桔以漳州为最,福州次之”,认为福建省内的柑橘以漳州最佳[24]。明代何乔远在《闽书》中记载“近时天下之柑,以浙之衢州,闽之漳州之最”[25]这表明漳州的柑橘不仅闻名省内,而且在全国都是著名的。王世懋在《果蔬》里记载;“柑桔产于洞庭,然终不如浙温之乳柑,闽漳之朱桔。有一种红而大者,云传种自闽,而香味径庭矣!”这里所说“朱桔”,就是福桔。可见,福建产的福桔在明代就已广为人知了。之后,清代谢堃《春草堂集》“桔以福产为佳,所谓福桔是也”。据清代徐景熙在《福州府志》(公元1756)的记载:“方山,一名五虎山(位于福建福州闽侯)......四周柑柚其味特甘,可食而不可窃,唐天宝中赐号甘果”则说明福建的橘其实早在唐朝就已经颇具盛名。清代《闽杂记》(公元1858年)中记载“广数十亩,皆种桔树,每秋熟后,红实星悬,绿荫云护,提筐担筥而来者,讴歌盈路”描述了福州西城外柑橘园的生产规模及受欢迎程度。清代王澐在《闽游记略》中记载“闽产为天下最,清漳尤称佳。先朝盛时,闽桔之美,达于京师”[24]。由此可见,及至福建的橘不管是种植历史、生产规模、品质都是得到公认、盛名远播的。有了大规模的种植生产柑橘,也为中药青皮的生产提供了原材料。青皮的常见商品规格有两种,即四花青皮和个青皮。据《中华本草》载“四花青皮主产于福建、四川、广西、贵州、广东、云南......个青皮主产于福建、江西、四川、湖南、浙江、广西、广东。” 可见,福建是青皮最主要的产区[15]。《中华药海》亦描述青皮产于福建、浙江、四川[26]。此外,张贵君《常用中药鉴定大全》里面描述青皮“主产于福建龙溪(今福建漳州)、福州等地,习称‘建青皮’或‘福青皮’。广西、浙江、陕西等地亦产。习惯认为福建产品为优[27]。”《现代实用本草》[28]、《现代中药学》[29]亦做此描述,可见福建产青皮质量优,获得业界的普遍认可。卢赣鹏《500味常用中药材的经验鉴别》中记载“四花青皮分‘建四花’、‘广四花’、‘江西四花’等。以‘建四花’、‘广四花’质优,其皮青肉白、质细气香。”[30]其中“建四花”即专指福建产的四花青皮,可见福建产的四花青皮的品质是被市场所认可的。而对于个青皮,通常认为福州产者为优、个匀味正,商品俗称“福州子”。全国一般年均生产青皮约2700余吨,纯购约2000余吨,纯销约2000余吨。青皮历史上供求趋衡,近年来市场较为紧缺,出现过脱销现象[31]。
        综上所述,青皮药用记载始见于宋代,来源栽培的橘,国内多数省区均有产,但自古本草没有明确记载其道地产地。福建产的柑橘在唐代就颇有名气;宋代时,橘在福建的有大规模的种植;明代,福建漳州产的橘已是颇具盛名;近代,福建产的青皮被人称为“建青皮”、“福青皮”、“建四花”、“福州子”。因此,我们可以认为福建是青皮的主产区、也是道地产区之一。
        小结:枇杷叶古代本草著作未指明道地产地,福建是产地之一;近代,枇杷叶主产地在江苏及广东;20世纪50年代起,福建莆田枇杷叶产量大、市场占有率高,成为了枇杷叶的主产区及新兴道地产区。晋代梅主要分布在陕西、四川一带;到宋代发展至包括福建在内的南方多数地区;明清时期起福建上杭的乌梅以“质优量大”在业内享有“杭梅”的美称,福建上杭县逐渐成为乌梅的道地产区。青皮来源栽培的橘,自古本草没有明确记载其道地产地,福建产的柑橘从唐代起就颇有名气,近代福建产的青皮被中药界广泛认可,称为“建青皮”、“福青皮”、“建四花”、“福州子”等,因此,可以认为福建是青皮的主产区、也是道地产区之一。

参考文献:
[1] 张艺,范刚,耿志鹏,童应鹏,刘继林.道地药材品质评价现状及整体性研究思路[J].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09,11(05):660-664.
[2] 彭华胜,王德群,郝近大,黄璐琦.古今道地药材的沿革与变迁[A].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六次医史文献分会学术年会暨新安医学论坛论文汇编[C].中华中医药学会,2014:5.
[3] 梁飞.道地药材考[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3.
[4] 孟祥才,陈士林,王喜军.论道地药材及栽培产地变迁[J].中国中药杂志,2011,36(13):1687-1692.
[5] 黄义雄,查轩.福建植物生物多样性的特点及其生物安全问题[J].生态学杂志,2003(06):85-90.
[6] 繆建泉,陈瑞云.福建地道药材的历史变化与现状[J].海峡药学,2009(08):88-90.
[7] 陈玉谊,朱炳麟,林玉霖.福建枇杷叶初探[J].海峡药学,2003,03:42-44.
[8] 郑文炉.枇杷文化与产业发展[D].福建农林大学.2010.
[9] 曾美怡,楼之岑,周梦白.国产枇杷叶的生药学研究[J].药学学报,1955,02:189-194+207-212.
[10] 中国枇杷第一乡——莆田常太[J].福建农业科技,2004,02:7.
[11] 黄航坚.福建乌梅的道地性研究[J].中药材,2004.27(01):783-784.
[12] 梁·陶弘景撰.名医别录(辑校本)[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6:197.
[13] 唐·苏敬等撰.唐·新修本草(辑复本)[M].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445.
[14] 宋·苏颂撰.本草图经[M].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541.
[15]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编委会.中华本草(第四卷)[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2563,3701.
[16] 永泰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永泰县志[M].北京:新华出版社,1992:717.
[17] 武夷山市市志编委会.武夷山市志[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1994.
[18] 黄坚航,林兴龙.杭梅考证[J].海峡药学,2006,05:98-99.
[19] 万德光.中药品种品质与药效[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14.
[20] 陈小霞,卢伟.乌梅[J].生命世界,2015,10:21.
[21] 宋·寇宗奭.本草衍义[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0;133.
[22]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5:1786-1790.
[23] 许茹,钟凤林,吴德峰.中药青皮本草考证[J].中药材,2013(06):1018-1023.
[24] 张艳芳,温寿星,黄镜浩,包榕,蔡子坚.福建省柑桔业的历史回顾与思考[J].中国果业信息,2012(09):22-24.
[25] ]曾云琦.中国柑橘历史与文化价值研究[D].福建农林大学,2008.
[26] 冉先德.中华药海(精华本)[M].北京:东方出版社,2010:963.
[27] 张贵君.常用中药鉴定大全[M].哈尔滨: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464.
[28]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政管理局 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编.现代实用本草(中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212.
[29] 王忠壮,胡晋红.现代中药学[M].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2006:650.
[30] 卢赣鹏.500味常用中药材的经验鉴别[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9:376.
[31] 朱圣和.中国药材商品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0:273-274
  • 作者:中国药学会药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