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母品种沿革考辨
2020-01-02 13:42
贝母品种沿革考辨
已发表于:中华医史杂志, 2016.46(6),323-328
邱玏
        【摘要】土贝母是中国先秦至秦汉最早应用的贝母品种;魏晋时期,贝母品种呈现多样性,浙贝母初现;唐代至明末,贝母品种不断扩充,始终以湖北贝母、浙贝母为道地品种;明末,湖北贝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川贝母初现,与浙贝母并行,成为明末以后,乃至今日药用贝母的重要品种;清代,对川贝母、浙贝母、土贝母认识逐渐清晰,贝母品种继续扩展,伪品、混淆品和地方习用品开始大量出现。
        【关键词】贝母;川贝母;浙贝母;土贝母
Detailed textual research and analysis on the evolution of fritillaria species in ancient China.
        【Abstract】Rhizoma bolbostemmae was the earlist applied fritillaria species during the period of pre-Qin to Han dynasties in China;In the period of Wei-jin,the fritillaria species presented diversities, Zhejiang-fritillary also appeared at the first time;During the period of Tang dynasty to late Ming dynasty, the fritillaria species kept expanding, Fritillaria hupehensis and Zhejiang-fritillary were deemed to authentic species all the time;To the end of Ming dynasy, Fritillaria hupehensis withdrew from the stage of history gradually, Fritillaria cirrhosa came into being and then Fritillaria cirrhosa and Zhejiang-fritillary both appeared and became two important species of medicinal fritillarias after late Ming dynasty until today;In the period of Qing-dynasty,the cognition of Fritillaria cirrhosa, Zhejiang-fritillary and rhizoma bolbostemmae became more and more clear.The fritillaria species continued to expand,and counterfeit and local species began to appear in large numbers.
        【Key words】Fritillaria; Fritillaria cirrhosa; Zhejiang-fritillary; Rhizoma bolbostemmae.

        中国古代以“贝母”之名入药的中药品种繁多,同名异物情况复杂,因古人并未建立具体的药用植物分类体系,存在伪品、混淆品、地区习用品夹杂混用的情况,这给现代人的鉴定分类带来了相当的难度。笔者试图从本草古籍文献中记载的贝母产地、形态、采收季节、花果期等信息入手,详细考证历代贝母品种的沿革,以正本清源,为现代贝母品种分类、临床合理使用等提供可靠的文献依据。
1.最早应用的贝母品种:土贝母
        先秦至秦汉时期,中国最早应用的贝母品种是土贝母。
        贝母最早以“蝱”之名记载于《诗经·鄘风·载驰》篇:“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1]。诗中描绘了卫国被狄人占领以后,许穆夫人心急如焚,奔赴漕邑(今河南滑县东南)吊唁祖国的危亡,而路遇丈夫许穆公遣人阻扰。诗中以“蝱”托物言志,采蝱以疗郁结之疾,表达了女诗人忧郁愁苦的心情。可见,远在先秦时期,“蝱”就已用作疗郁结之疾的药物,朱熹《诗集传》:“蝱,贝母,主疗郁结之疾。”[2]陆玑《诗疏》:“蝱,今药草贝母也,其叶如栝楼而细小,其子在根下如芋子,正白,四方连累相著,有分解。今近道出者正类此。”[3]此“近道”应为陆玑所在的河南洛阳附近。从产地(河南)和叶子形态(如栝楼)来看,与百合科贝母属并不相符。此贝母叶呈现掌状分裂,结合功效(疗郁结之疾)和《诗经》产生地(现今陕西、山西、河北、河南、山东、湖北等地)等来看,应为记载于《中国药典》中的葫芦科假贝母属的土贝母。谢宗万[4]、尚志钧[5]也撰文提出此观点。
    《尔雅·释草第十三》载:“莔,贝母。”郭璞注《尔雅》“莔根如小贝,圆而白华,叶似韭。”[6]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莔,贝母也。莔,正字。蝱,假借字也。根下子如聚小贝。”[7]从花开白色来看,与川贝与浙贝也不相符,有不少学者认为郭注之贝母应为百合科郁金香属老鸦瓣[5],以光慈菇之名入药。但老鸦瓣花背面有紫红色纵条纹,并非纯白色,且产生地域多为长江流域,从“叶似韭”来看,也并非葫芦科土贝母,因此尚存疑。《尔雅》产生年代(战国至西汉)与两晋相距较远,因此不能因郭注贝母而断定《尔雅》贝母品种,笔者更倾向于认为与《诗经》差不多同时代、同地域的《尔雅》记载的贝母品种仍为葫芦科土贝母。这从其后第1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可以进一步得到证明。
    “贝母”之名,最早见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阜阳汉简《万物》中:“贝母已寒热也。”[8]已明确其药用功效。此后,《神农本草经》(以下简称《本经》)正式列贝母为中品药,谓其:“主伤寒烦热,淋沥邪气,疝瘕喉痹,乳难,金疮风痉。”[9]《诗经》《尔雅》《本经》《诗疏》产生地域同为黄河中下游地区,其贝母品种不会是百合科贝母属的浙贝和川贝之类,且根据《本经》主治功效而言,未涉及咳嗽等病症,更接近于土贝母清热解毒、散结消肿,用于乳痈、乳岩、瘰疬、痰核、疮疡肿毒及蛇虫毒,外用治外伤出血等功效。尚志钧[5]也提出此观点。
        由此可见,土贝母为中国先秦至秦汉时期最早应用的贝母品种,即《中国植物志》中记载的“假贝母”:“本种之鳞茎应系我国古代最早应用的中药贝母,曾有种植。有清热解毒、散结消肿的功效。”[10]
2.魏晋时期浙贝母初现
        魏晋时期,贝母品种呈现多样性。《本经》之后的《名医别录》是魏晋时期诸名医对《本经》药物学内容的增录,后由陶氏整理汇集而成,比较真实地反映了《本经》之后尤其是魏晋时期本草学发展的概貌。该书记载,贝母味苦,微寒,无毒,主治腹中结实、心下满、洗洗恶风寒、目眩、项直、咳嗽上气,止烦热渴、出汗,安五脏,利骨髓 [11]。这与百合科贝母属贝母的性味功效颇为相近,尤其是主治“咳嗽上气”的功效,为土贝母所无。但从“生晋地,十月采根,暴干”来看,又似土贝母。《名医别录》既为诸名医增录的资料,就难免因来源不一而相互抵牾,结合前述郭璞注《尔雅》语,可知魏晋时期的贝母品种已不局限于土贝母了,当包括百合科多种贝母在内。
       此后,陶弘景作《本草经集注》除了保留《本经》和《名医别录》中的内容之外,还补充记载了产地和形态:“今出近道,形似聚贝子,故名贝母。断谷服之不饥。”据《本草经集注·序》:“隐居先生在乎茅山岩岭之上,以吐纳余暇,颇游意方技,览本草药性,以为尽圣人之心,故撰而论之。” 此“近道”当为句容茅山,在江苏境。又据“聚贝子”的形态以及“断谷服之不饥”的用途记载,此贝母应为百合科贝母属的“浙贝母”[12]。因浙贝母主要分布于浙江、江苏、安徽、湖南等地,且鳞茎由2~3枚鳞片组成,无毒,块茎中含有丰富的淀粉,经煮后除去烈性成分,可以服用。
        可见,魏晋时期,贝母品种呈现多样性,浙贝母初现。
3.唐代至明末以湖北贝母、浙贝母为道地
        唐代开始强调贝母的道地性。中国第1次由政府组织编纂的药物学巨著《新修本草》载:贝母“此叶似大蒜,四月蒜熟时采,良。若十月,苗枯根亦不佳也。出润州、荆州、襄州者,最佳,江南诸州亦有。味甘、苦,不辛”[13]。从形态描述和采收时节来看,应是百合科贝母属的贝母;从产地润州和江南诸州推测,当指浙贝母,因润州在唐时所辖为江苏镇江,均为浙贝母的产地。《千金翼方·药出州土》篇亦载贝母主产地为山南东道襄州、江南东道润州,“其余州土皆有,不堪进御”[14]。可见,唐时起,浙贝作为道地品种之一,已经得到广泛公认。而产于荆州(今湖北公安县北)、襄州(今湖北襄阳市)的贝母品种则为湖北贝母。
      《新修本草》问世后直至宋初,贝母的品种多为对前代记载的汇集,如宋初对前代本草修编补充之作《开宝本草》和《嘉祐本草》,汇集了《诗疏》《尔雅》《尔雅注疏》《本草经集注》《新修本草》等记载的贝母品种,并未补充新的内容。
宋中期的《本草图经》是在政府组织的药物普查资料的基础上编撰的本草著作,其中贝母品种进一步扩充,载其产地:“生晋地,今河中、江陵府、郢、寿、随、郑、蔡、润、滁州皆有之。”[15]并载贝母图(图1)、峡州贝母图(图2)、越州贝母图(图3),这是中国最早的药物图,虽已亡佚,但从《证类本草》保留引用的药图来看,其中越州(今浙江绍兴贝母、润州(今江苏镇江)贝母当指浙贝母,而产寿州(今安徽凤台)、滁州(今安徽滁州)的贝母,当包括浙贝母和安徽贝母在内。
  
图1 《本草图经》贝母图
 
图2  本草图经》峡州贝母图
 
图3《本草图经》越州贝母图
        对峡州贝母的认识,则有分歧,尚志钧等认为是湖北贝母[5],而赵宝林等认为是太白贝母[16]。从产地看,峡州为今湖北宜昌境内,有湖北贝母和太白贝母2种分布。因唐时起就以湖北贝母为道地药材之一,而太白贝母以陕西、甘肃、四川等地分布为主,笔者认为,峡州贝母为湖北贝母的可能性更大,虽然从峡州贝母的附图来看,叶对生,花单朵,比较接近太白贝母形态,但从明代《本草品汇精要》所绘彩色峡州贝母图来看,叶对生变成互生,可见,同称峡州贝母的品种在形态上也存在差异,因此不排除古人绘图不准确或对贝母品种认识不清的可能。
       结合产地和附图来看,《本草图经》还记载了其他贝母品种,包括葫芦科土贝母(晋地、河中)和百合科贝母属的其他贝母(江陵府、郢、寿、随、郑、蔡)品种在内。此外,还载有一种贝母品种:“根有瓣子,黄白色,如聚贝子……二月生苗,茎细,青色;叶亦青,似荞麦叶,随苗出;七月开花,碧绿色,形如鼓子花。八月采根,晒干”[15]。似荞麦叶,既不同于葫芦科土贝母叶的掌状分裂,也不同于百合科贝母属贝母叶的条形或披针形,而是卵状心形或卵形,先端急尖,基部近心形。结合“根有瓣子,黄白色,如聚贝子”的鳞茎形态、花期和采收时月,正为百合科大贝母属的荞麦叶贝母,《中华本草》中以水百合之名入药,功能凉血消肿,分布于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湖北、湖南等地[17]。
        集宋以前本草学之大成的《证类本草》基本完整汇集了宋以前贝母品种内容,但无新扩充,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明代。明官修本草《本草品汇精要》,明确贝母“道地峡州、越州”[18],即包括湖北贝母和浙贝母在内,但仍没有新品种的出现。附图延续贝母、峡州贝母和越州贝母3幅(图4),其中贝母图更接近于荞麦叶贝母(叶无明显掌状分裂,而近卵状心形,花的形状也相符)。
        陈嘉谟《本草蒙筌》所载贝母,“荆襄多生,苗茎青色。叶如大麦叶,花类鼓子花。”[19],很明显为湖北贝母。李时珍《本草纲目》基本重复明以前贝母品种,并未明确提出道地品种,金陵本附图仅1幅(图5),结合药物性效附方来看,应为百合科贝母属贝母 [20]。梅得元《药性会元》提出:“用龙潭白润、大个者佳。”[21]仍以浙江龙潭所产浙贝母为佳。
可见,唐代至明末,贝母品种不断扩充,始终以湖北贝母和浙贝母为道地,古人对贝母品种的认识呈现逐渐细化的趋势。
  
图4《本草品汇精要》贝母图
 
图5《本草纲目》金陵本附图
4.明末川贝母初现并与浙贝母并行
  《中药大辞典》[22]以及不少学者[4]都提出川贝母最早出自《滇南本草》。查《滇南本草》点校本“苦马菜”一项的附方里,确实有“川贝母”[23]的记载。然而在其后的《本草品汇精要》《本草纲目》等大型本草著作及明末《本草汇言》之前的本草著作中均未见“川贝母”。《滇南本草》是一部明初地方特色浓厚的本草著作,确实收载了很多《本草纲目》中未有的药物,但是川贝母仅作为附方中的一味药出现,当是惯常使用的药物,并非新药;且《滇南本草》初刊本早已亡佚,现所存版本,均为清代以后版本。在长期流传过程中,经明清医家的增订、修补以及有关志书收编和民间传抄,其内容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滇南本草》中的川贝母应为后人修订增补所为。
        明末以后,浙贝母道地正品的地位有过短暂的改变,除去战争、人口迁移等历史因素之外,还与新兴品种的出现、明代繁荣的药材贸易有很大的关系。《本草原始》将贝母分为“色白,体轻,双瓣”的西贝母以及“色青白,体重单粒”的南贝母,并且指出:“西者、南者俱宜入剂,而西者尤良”[24]。从药材形态和名称推测,南贝母应指浙贝母中的元宝贝,而西贝母,从后世同名药材来看,出陕西,且与川贝母分开论述,当不包括川贝母在内,谢宗万认为是产于新疆地区的伊贝母传入陕西的商品贝母[25]。《中国植物志》“伊贝母”条亦指出:“据朱子清、陆仁荣的研究,西贝母中含生物碱西贝素。他们所指的西贝母原植物,可能就是本种(伊贝母),或者还包括新疆产的其他贝母种类”[26]。《医学疑问》为明万历年间,御医傅懋光等人为朝鲜使臣崔顺立、安国臣讲析医学疑义的讨论纪要,其中记载了一段贝母的问答:“问:顷年贝母,自天朝贸去者,大如栗瓣,其色且黄,近古所未见之物也。其形则略似,而大小极不相类,欲详真假与否,切愿详知。答曰:贝母荆襄多生,因瓣如聚贝子,故人以贝母名。洁白轻松,形圆而如小算盘子者佳。迩来市家贸利,多采辽东或两浙产者,即所问大如栗而其色黄、坚硬,竟抵贝母以欺众目,本院不用”[27]。从中可见,明万历年间的太医院尚荆襄产小贝母(湖北贝母),而不用两浙产大贝母(浙贝母)。
         在倪朱谟《本草汇言》附方中,最先出现了“川贝母”,象山贝母亦首次出现,如:“贝母生蜀中及晋地。又出润州、荆州、襄州者亦佳。江南诸州及浙江金华、象山亦有,但味苦恶,仅可于破血解毒药中用之。”。并且进一步提出:“以上修用,必以川者为妙。若解痈毒,破癥结,消实痰,傅恶疮,又以土者为佳。然川者味淡性优,土者味苦性劣,二者宜分别用。”[28]倪朱谟为浙江杭州人,其所说的“土者”,应为产于本地的“浙贝母”,而“川者”即为“川贝母”。对比《本草汇言》有川贝母的附方和《本草纲目》同名、同源方,发现后者并未冠以“川贝母”之名,而以“贝母”统之。可见,川贝母应为明末以后医家增补区分而出,这也间接进一步证实了《滇南本草》“川贝母”为后人所补。同时期的《景岳全书·本草正》在“贝母”项下专列“土贝母”一条,从功效来看,亦指“浙贝母”,并且与川贝母作比较:“较之川贝母,清降之功不啻数倍。”[29]至此,川贝母、浙贝母始以临床使用经验为依据,以产地划分开,成为明末以后,乃至今日药用贝母的重要品种。
        此后,《仁寿堂药镜》载:“贝母出蜀地、润州、荆州。白色者佳”[30]。《药品化义》载:“取川产者佳……浙产者,解毒亦效”[31]。   
        可见,明代末期川贝母已与浙贝母一样,成为贝母的道地正品之一。
5.清代对川、浙、土贝母认识逐渐清晰
        从清代《本草通玄》始,川贝母从贝母之名下分出,作为独立的药名出现。清初本草著作中仍可见以浙贝母和湖北贝母为佳的观点,但为数不多,如《本草乘雅半偈》:“出晋地、润州者最佳。”[32]《本草汇》:“产荆襄,黄白轻松者为良,油黑重硬者勿用。”[33]康熙年间的本草著作《本草述》中,“浙贝母”之名首次出现。
清前期多认定川贝母为佳品,且优于其他品种,“湖北贝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如《本草述》:“川贝母小而尖白者良。浙贝母极大而圆,色黄,不堪入药”[34];《本草崇原》:“河中、荆襄、江南皆有,唯川蜀出者为佳”[35];《本经逢原》:“川者味甘最佳,西者味薄次之,象山者微苦,又次之。一种大而苦者,仅能解毒”[36]。   
清中期,对川贝母、浙贝母的认识更加清晰,关于浙贝母、土贝母的界定也更加准确。《冯氏锦囊秘录·杂症痘疹药性主治合参》承袭明末本草书中的观点,很明确地提出:“大者名土贝母……小粒者为川贝母”[37],认为川贝母清解之功不及浙贝母,而润肺化痰之力尤优。联系上下文,这里的土贝母应指专入肺经、具有“消痰止嗽”之功的浙贝母,可见,浙贝母、土贝母名称仍旧混用。《医林纂要探源》提出:“川产紧小多瓣者良,浙产大而松脆,只可用以外傅去毒,无瓣者勿用。”[38]认为浙贝母只可外用去毒,很显然与葫芦科土贝母的名称、功效混淆,存在品种辨认不明的情况。此后,又出现一种新的观点,认为川贝母、浙贝母、土贝母分别为3种独立的品种,如《得配本草》:“川中平藩者,味甘,最佳,象山者味苦,去时感火痰……土贝母,味大苦,性寒。解毒化痰,散郁除热。疗乳痈,祛痘毒。”[39]《药性切用》:“川贝母味甘微寒,凉心散郁,清肺而化热痰。象贝形坚味苦,泻热功胜,不能解郁也。土贝形大味苦,泻热解毒,外科专药。”[40]这是“象贝”之名的首次出现。直至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的出现,正式将浙贝(土贝)和土贝母分列2条,分别予以说明。有不少学者认为《本草纲目拾遗》中的土贝母仍旧指的是浙贝母,理由便是其中援引的《百草镜》中有关土贝母的产地:“土贝形大如钱,独瓣不分,与川产迥别。各处皆产,有出安徽六安之安山者,有出江南宜兴之章注者,有出宁国府之孙家埠者,浙江惟宁波鄞县之樟村及象山有之。入药选白大而燥,皮细者良。”[41]认为分布区域为苏浙皖境,所指绝非葫芦科土贝母,尤其是浙江宁波鄞县之樟村及象山,是浙贝母的传统主产区,也是象贝之名的由来[42];或者认为包括浙贝母、安徽贝母和宁国贝母等诸多品种在内[5]。笔者认为,赵学敏已经认识到浙贝(土贝)和土贝母为完全不同的2种中药,否则不会将其分列2条,且在赵学敏的按语中,很明确地指出土贝“功专化脓,解痈毒,性燥而不润”,“然则土贝川中亦产,不特浙江也。”[41]可见,赵学敏眼中的土贝母当分为2种,一种即专指产于浙江的土产贝母,即沿袭明末以来的叫法,一种即是各地土产,功专化脓解毒等作用的形状较大的葫芦科土贝母。可以说,这是对之前浙贝母、土贝母名称、品种混用的一次厘清。《本草纲目拾遗》之后的本草书,承袭其观点者居多,但仍有传抄混称的情况,及至民国张山雷《本草正义》的出现,褒浙贝而贬川贝,且认为“川产之小者为一种,而各处及象山所产者为一种,不必于象贝之外,更别立一土贝母之名矣。”[43]这则是对川贝母、浙贝母、土贝母认识的矫枉过正之论。
         清代涉及贝母的品种其实还有不少,如《本经逢原》《本草求原》《百草镜》,都提到西产的伊贝母,《增订伪药条辨》提及一种陕西新开山产的西贝,“颗扁头尖,味甚苦,更不道地”,“其性不能润肺化痰,更相反也。”[44]从形态和功效来看,所指当不是伊贝母,应是混作川贝母使用的百合科洼瓣花属西藏洼瓣花,产于陕西太白山地区,又称尖贝。《植物名实图考》载:“今川中图者一叶一茎,叶颇似荞(麦)叶。” [44]似指荞麦叶贝母,但结合附图(图6)来看,叶子与天南星科犁头尖属犁头尖几乎一致,其块茎也入药,有毒,能解毒消肿、散结、止血,在云南会泽地区也当作贝母使用。此外,《植物名实图考》还提及“大理府点苍山生者,叶微似韭而开蓝花” [45]的贝母,据学者考证,当指水玉簪科水玉簪属植物水玉簪[46],又称苍山贝母。可见,清代使用的贝母品种相当复杂,是统一冠以贝母之名的含有多种药用植物品种的“贝母群”,其中包括百合科贝母属的川、浙、伊贝母,以及葫芦科假贝母属土贝母、百合科洼瓣花属的尖贝母以及水玉簪科水玉簪属植物苍山贝母等。

图6 《植物名实图考》贝母图
6.小结
        土贝母为中国先秦至秦汉时期最早应用的贝母品种,此时期川贝和浙贝尚未被认识;魏晋时期,贝母品种已不局限于土贝母,当包括百合科多种贝母在内,贝母同名异物,品种多样性呈现,从《本草经集注》始,浙贝母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唐代,贝母品种扩充,贝母的道地性开始受到重视,以湖北贝母和浙贝母为道地佳品并持续至明末;宋代贝母品种继续扩展,除上述2种道地品种以外,还包括葫芦科土贝母、百合科贝母属的其他贝母,以及百合科大贝母属的荞麦叶贝母等,对贝母品种的认识呈现越来越细化的趋势,明末以前无新品种的扩展;明末以后,浙贝母道地正品的地位有过短暂的改变,倪朱谟《本草汇言》始,川贝母正式出现,成为贝母的道地正品之一,与浙贝母并行,逐渐呈现认识清晰的趋势;清代,浙贝母、土贝母品种、名称混用,《本草纲目拾遗》是对其混用的一次厘清,清代使用的贝母品种相当复杂,是统一冠以贝母之名的含有多种药用植物品种的“贝母群”,其中包括百合科贝母属的川贝母、浙贝母、伊贝母,以及葫芦科假贝母属土贝母、百合科洼瓣花属的尖贝母、水玉簪科水玉簪属植物苍山贝母等,伪品、混淆品和地方习用品开始大量出现。
参考文献:
[1] 诗经[M].朱熹,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23.
[2] 朱熹集注.诗集传[M].北京:中华书局,2011:44.
[3] 郝懿行.尔雅义疏(下一)[M]北京:中国书店,1982:24.
[4] 谢宗万.中药品种理论与应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459.
[5] 尚志钧,刘晓龙.贝母药用历史及品种考察[J].中华医史杂志,1995,25(1):38.
[6] 尔雅[M].郭璞,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125.
[7] 许慎.说文解字注[M].段玉裁,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35.
[8] 文化部古文献研究室等.阜阳汉简《万物》[J].文物,1988,(4):36.
[9] 马继兴.神农本草经辑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5:211.
[10]中国科学院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中国植物志:第73卷.第1分册[M].北京:科学出版社,1986:93.
[11]名医别录[M].尚志钧,辑校.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6:123.
[12]陶弘景.本草经集注[M].尚志钧、尚元胜,辑校.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274.
[13]苏敬等.新修本草[M].尚志钧,辑复.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210.
[14]孙思邈.千金翼方[M].彭建中、魏嵩有,点校. 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6-7.
[15]苏颂等.本草图经[M].尚志钧,辑校.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164.
[16]赵宝林,刘学医.药用贝母品种的变迁[J].中药材,2011,34(10):1632.
[17]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编委会编.中华本草[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7153.
[18]刘文泰等.本草品汇精要[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2:307.
[19]陈嘉谟.本草蒙筌[M].王淑民、陈湘萍、周超凡,点校.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8:86.
[20]李时珍.本草纲目:卷13[M].明万历二十一年金陵胡龙刻本.
[21]梅得春.药性会元[M]∥海外回归中医善本古籍丛书:第9册.郑金生,杨梅香,点校.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465.
[22]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大辞典(第2版)[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258.
[23]兰茂.滇南本草[M].于乃义、于兰馥,整理.昆明:云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238.
[24]李中立.本草原始[M].郑金生,汪惟刚,杨梅香,整理.北京: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91.
[25]谢宗万.中药材品种论述:上册[M].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90:403.
[26]中国科学院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中国植物志:第14卷[M].北京:科学出版社,1980:158.
[27]傅懋光.医学疑问[M]∥梁永宣,点校.海外回归中医善本古籍丛书:第12册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531.
[28]倪朱谟.本草汇言:卷1[M].. 清康熙间刻本.
[29]张介宾著,赵立勋主校.景岳全书.本草正[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1:1176.
[30]郑二阳.仁寿堂药镜[M]∥郑金生,点校.海外回归中医善本古籍丛书:第9册.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681.
[31]贾所学.药品化义[M].陆拯、王咪咪、陈明显,校点.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3:101.
[32]卢之颐.本草乘雅半偈[M].冷方南、王齐南,校点.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6:297.
[33]郭佩兰.本草汇[M]∥王小岗、庄扬名、张金中,校注.100种珍本古医籍校注集成.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12:279.
[34]刘若金.本草述[M].郑怀林等,校注.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05:154.
[35]张志聪.本草崇原[M].刘小平,点校.北京:中国中医出版社,1992:70.
[36]张璐.本经逢原[M].赵小青、裴晓峰、杜亚伟校注.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49.
[37]冯兆张.冯氏锦囊秘录·杂症痘疹药性主治合参[M].王新华,点校.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8:752.
[38]汪绂.医林纂要探源:卷2[M].道光二十九年遗经堂刻本.
[39]严洁,施雯,洪炜.得配本草[M].姜典华等,校注.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7:54-56.
[40]徐大椿.药性切用[M]∥北京市卫生干部进修学院中医部,编校.徐大椿医书全集:上册.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8:730.
[41]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M].闫志安、肖培新,校注.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115.
[42]谢志民,王敏春,吕润霞.贝母类中药品种的本草考证[J].中药材,2000,23(7):426.
[41]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M].卷五. 清同治十年钱塘张应昌吉心堂刻本.
[43]张山雷.本草正义[M].程东旗,点校.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95.
[44]曹炳章.增订伪药条辨[M].刘德荣,点校.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34.
[45]吴其睿.植物名实图考[M].北京:商务印书馆,1957:168.
[46]贾祖璋.中国植物图鉴 [M].北京:中书局,1955:957.


  • 作者:中国药学会药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