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纲目》引用今佚古医籍初考
2020-01-01 10:59
《本草纲目》引用今佚古医籍初考   
已发表于:中医杂志,2018;10:1722
万芳  王娇  郑端新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北京 100700)

        摘要:本文以若干亡佚医籍在《本草纲目》中的引用作为例证,探讨其引用文献的错综复杂情况。以便对《本草纲目》的古代文献传承意义取得更为清晰的认识。《陈氏经验方》《小儿宫气集》《张焕小儿方》姚和众《童子秘诀》均为《本草纲目》引用书目,今皆亡佚。经考证研究,有些今亡佚医籍当时为李时珍亲眼所见,如《陈氏经验方》;也有可能转引自其它古籍,如上述《小儿宫气集》《张焕小儿方》和姚和众医方书。《本草纲目》引录前人文献,一般医理内容与之相同,但李氏有意化裁简略处理文字。经反复分析比较研究,推测其或许出于压缩版面,降低出版费用,以益于促使《本草纲目》出版之考虑。史料记载,《本草纲目》撰成之后,因财力匮乏,李氏面临巨大的出版困境。《本草纲目》序例提及引用书目数量统计,而与正文所载不完全吻合,依照序例确定其具体引用文献的多寡不准确。《本草纲目》保存诸多亡佚古医籍之佚文与相关线索,具有临床使用价值和十分重要的学术传承价值。
        关键词:《本草纲目》;引用;今佚;古医籍
The examples refering to the preliminary research of ancient lost medical books in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Wan Fang  Wang Jiao  Zheng Duan xin
(Chinese Medical History and Literature Research Institute in China Academy of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700,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takes the reference of some lost medical books quoted in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as an example, to discuss the complexity of the cited literature so as to get a clearer understanding of the significance of ancient literature inheritance in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Chen Shi Jing Yan Fang, Xiao Er Gong Qi Ji, Zhang Huan Xiao Rr Fang, and Tong Zi Mi Jue written by Yao He zhong were all cited in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 and they were all lost today. According to textual research, some of these lost medical records were seen by Li Shi zhen at that time, such as Chen Shi Jing Yan Fang. Some were also possible to be quoted from other ancient books, such as Xiao Er Gong Qi Ji, Zhang Huan Xiao Rr Fang, and Tong Zi Mi Jue. The general medical science content of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was the same as its quoted previous literatures, but Li Shi zhen intended to simplify the writing. After repeated analysis and comparative study, it was speculated that the purpose of Li Shi zhen was to compress the layout and reduce the publishing cost, so as to facilitate the publication of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According to historical records,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Li Shi zhen faced a huge publishing dilemma due to lack of financial resources. The preface of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refered to the statistics on the number of bibliographies quoted, which was not completely consistent with the text. According to the preface example, the accuracy of the specific references was determined.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contained an anonymous text and relevant clues for many lost ancient medical books which had the great value of clinical application and academic inheritance.
Key words: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quote;now lost;ancient medical books
        基金项目:中国中医科学院基本科研业务费自主选题项目(110808017)

        今年适逢明代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诞辰500周年,为此各界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活动,本文即为参加湖北蕲春2018年李时珍中医药大健康国际高峰论坛的会议论文,谨以此文纪念这位享誉世界的医药先圣。
       《本草纲目》问世400余年以来,受到海内外学者的高度评价,其卓越的学术创新成果对后世的医药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不仅在国内,也促进了中医药的中外交流,影响深远持久。有关《本草纲目》研究的相关著作和论文不计其数。就其引用文献方面的专门研究而言,上个世纪引用本草文献方面已有学者深入研究,其成果为学术界高度关注。1本世纪以来有关其引用文献研究已超出本草文献领域,颇为全面系统,成果不断呈现。本文试图就《本草纲目》引用失传中医古籍的记载进行探讨,以便对《本草纲目》的古代文献传承意义取得更为清晰的认识。
1. 集医药大成 引录广泛
        李时珍积毕生之心血,殚尽竭力,历经近30年撰著《本草纲目》。该书鸿篇巨制,集宋代以来本草之大成,广收博采医家方论与诸子百家有关于医药者,被誉为当时代的“百科全书”。开创前所未备的分类方法,以部为“纲”,以类为“目”,各部按“从微至巨”、“从贱至贵”,体现了后来植物学分类的科学思想,使收录的医药内容条目清晰,层次分明。书中药物内容包容了之前历代本草的记录,附方则搜集了李时珍所见所闻的医书方药和民间秘验方,所载之丰富为后人叹服。
       《本草纲目》序例自述:引据古今医家书目“自陶弘景以下,唐、宋诸本草引用医书,凡八十四家,而唐慎微居多。时珍今所引,除旧本外,凡二百七十六家。”引据古今经史百家书目“自陶弘景、唐、宋以下所引用者,凡一百五十一家。时珍所引用者,除旧本外,凡四百四十家。”收录前贤文献如此量大非一般医药书籍所及,况《本草纲目》引用文献一般注录文献来源,方便后学追根寻源,也为今人辑复亡佚古籍提供难得的线索依据。
2. 亡佚文献引录复杂
       《本草纲目》问世至今跨越数百年,加之战乱、水火之灾、虫蚀等因素,许许多多古代医籍亡佚失传,但其中某些书的内容多少不一地保存于传世著作之中。《本草纲目》得益于它对后世产生的莫大影响,反复刊刻,传承不断,引录的古籍今失传者得以随之保留部分内容与相关信息,实属珍贵。
       《本草纲目》引用文献达到千余种[2],引用文献标识与引用文字情况错综复杂。引用医籍存在直接引用(“时珍今所引”)和转引(引录“旧本”已引录的文献,主要来自唐慎微《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简称《证类本草》)之不同,某些被引用医籍在《本草纲目》中直接引用和转引并见。同一引用文献标识的书名也颇不一致,全书名、简称名、或作者名、字、号代称等出现于不同卷次的引文之中,故精准统计其引用文献的确切数目,需要针对性地逐本深入研究方可得出结论。张志斌等“《本草纲目》引用书名核准之研究报告”[3]一文报告了设此专题予以研究的成果,探讨了引用书目存在的繁杂问题与厘清方法,对于《本草纲目》引书研究具有指导作用。《本草纲目》的校注者刘衡如指出:《本草纲目》引文“和原文有很大的出入,这是当时一般的习惯”[4]。可见,《本草纲目》引用古代医籍的文字不一定十分准确,若辑复其中的亡佚医籍文字则不可以此作为唯一依据。
3. 亡佚古文献考察例证
       《本草纲目》引用的古代文献迄今已经失传者相当之多,书中涉及到亡佚医籍的书名、作者、卷数和具体文字内容等等都是当今难得的信息资源。由于《本草纲目》引用文献存在上述繁杂问题,使得为之考证和甄别其内容疑难重重。本文以若干亡佚医籍在《本草纲目》中的引用作为例证,探讨其具体情况。
3.1. 《陈氏经验方》
       《陈氏经验方》最早的记载出于《宋史•艺文志》:“《陈氏经验方》,五卷”。是一部临床实用方书。作者陈晔,字日华,史书无传。因其曾官四川总领,故又被称之为“陈总领”[5]该书在宋代的《妇人大全良方》《寿亲养老新书》和明代的《本草纲目》《普济方》中均见引用。《陈氏经验方》今已失传。
初步统计《本草纲目》载录《陈氏经验方》共13处。以《本草纲目》药物为目,列于表1。
表1 《本草纲目》引用《陈氏经验方》内容简述
《本草纲目》药物 《陈氏经验方》内容 《陈氏经验方》被引用书名及同见情况
假苏 陈氏方名“举卿古拜散”治疗妇人产后风 《陈氏》
同见《妇人大全良方》
鼠曲草 三奇散:用佛耳草五十文,款冬花二百文,熟地黄二两,焙研末。每用二钱,于炉中烧之,以筒吸烟咽下,有涎吐去。附陈氏验案。 《陈氏经验方》
同见《普济方》
小儿卒死无故者:取葱白纳入下部,及两鼻孔中,气通或嚏即活。 《陈氏经验方》
原蚕 一抹膏:治烂弦风眼。以真麻油浸蚕沙二三宿,研细,以篦子涂患处。不问新旧,隔宿即愈。表兄卢少樊患此,用之而愈,亲笔于册也。 《陈氏经验方》
蛴螬 治疗双目失明方。陈氏记录《晋书》中验案。 《陈氏经验方》同见《普济方》
镜面草 单味药治疗尿血。附陈氏亲验案。 陈日华《经验方》同见《普济方》《妇人大全良方》
莲藕 吐血衄血:阳乘于阴,血热妄行,宜服四生丸。陈日华云:屡用得效。用生荷叶、生艾叶、生柏叶、生地黄等分,捣烂,丸鸡子大。每服一丸,水三盏,煎一盏,去滓服。 《陈日华》
同见《妇人大全良方》《普济方》
幞头 治暴崩下血,琥珀散用漆纱帽灰,云取阳气冲上之义。 《陈总领方》
同见《妇人大全良方》
石膏 一醉膏:用石膏煅红,出火毒,研。每服三钱,温酒下,添酒尽醉。睡觉,再进一服。 陈日华《经验方》同见《妇人大全良方》
芍药 消渴引饮:白芍药、甘草等分。为末。每用一钱,水煎服,日三服。 陈日华《经验方》
同见《普济方》
牛膝 血淋,用牛膝根煎浓汁,日饮五服,名地髓汤。 陈日华《经验方》同见《普济方》
牛膝 痈疖已溃:用牛膝根略刮去皮,插入疮口中,留半寸在外,以嫩橘叶及地锦草各一握,捣其上。牛膝能去恶血,二草温凉止痛,随干随换,有十全之功也。 陈日华《经验方》
海金沙 热淋急痛:海金沙草阴干为末,煎生甘草汤,调服二钱,此陈总领方也。 《陈总领方》
同见《妇人大全良方》《普济方》,后者有内容未标出处

       《本草纲目》与《妇人大全良方》引用内容重合者3条;与《普济方》重合者4条;三书共有者2条;《本草纲目》独有者3条。
上三书同见“镜面草”的内容,录之于下。
       《本草纲目》载:“陈日华《经验方》云:年二十六,忽病小便后出鲜血数点而不疼,如是一月,饮酒则甚。市医张康,以草药汁一器,入少蜜水进两服而愈。求其方,乃镜面草也。”
       《妇人大全良方》载:“陈总领云:余倾在章贡,时年二十六,忽小便后出鲜血数点,不胜惊骇,却全不疼,如是一月。若不饮酒则血少,终不能止。偶有乡兵告以市医张康者常疗此疾,遂呼之来。供一器清汁,云是草药,添少蜜,解以水,两服而愈。既厚酬之,遂询其药名,乃镜面草,一名螺靥草,其色青翠,所在石阶缝中有之。”
       《普济方》载:“经验方陈氏云。余在章贡。时年二十六。忽小便后出鲜血数点。不胜惊骇。却全不疼。如是一月。若不饮酒则血少。终不能止。有乡兵告以市医张康者。尝疗此疾。遂呼之来。以一器清汁。云是草药。添少蜜。解以水。两服而愈。既厚酬之。遂询其药名,乃镜面草。一名螺靥草药。其色青翠。所在石阶缝中多有之。”
        从上内容明显看出,《妇人大全良方》《普济方》内容与文字基本相同。《本草纲目》医理内容相同,但文字简略得多。李时珍在文字方面简化处理,将此案例作者陈日华自身经历这部分信息略去。改动后突显了医学内容,文辞简练,更重要的是缩减了篇幅。经反复分析比较研究可以发现,《本草纲目》全书如此处理引用文献之现象比比皆是,由此版面相应压缩,出版费用也就降低了。当时对李时珍来说,出版《本草纲目》经费压力巨大,简略文字或许有出于降低出版支出的原因考虑。
        引用《陈氏经验方》内容较早者当属《妇人良方大全》,相关字数计有3500余字,《普济方》内容甚多,计4900字左右。《本草纲目》涉及该书内容1800余字,引用内容虽不及前二者多,但成书最晚,根据引用内容分析,李氏当见过《陈氏经验方》,李时珍时代即明万历年间此书尚在世流传。上述引用《陈氏经验方》的医籍包括《本草纲目》在内均可作为辑佚该书佚文的重要资料来源。
3.2. 亡佚儿科医籍3种
       《本草纲目》“引录二百七十六家医书”中的儿科书目,提到《小儿宫气集》《张焕小儿方》姚和众《童子秘诀》三种医籍。
3.2.1 《小儿宫气集》
        据华夏出版社出版校注《本草纲目》的校注者刘山永6认为:《小儿宫气集》即《小儿宫气方》。后者书名见于李时珍转引唐宋诸本草引用医书书目之内。《小儿宫气方》被《证类本草》引用3条。《小儿宫气集》在李时珍引录医家书目中提及,然正文未见引录原文,故其可能来自《证类本草》的相关记载。此书明代恐已亡佚。
3.2.2 《张焕小儿方》
       《本草纲目》引用《张焕小儿方》仅1条。见于卷五十“豕·母猪乳·发明”,曰:“小兒初生无乳,以猪乳代之,出月可免惊痫痘疹之患。”
       《张焕小儿方》不见于《证类本草》,《幼幼新书》引用之。但《幼幼新书》未见上条内容。《幼幼新书》多处引用《张焕方》,并将其书附于“近世方书”之列,言“张焕编,总方四百二十四道,长沙小儿医立松年又得遗方数十首,分载诸门”。由上可知《本草纲目》引用《张焕小儿方》之内容并非来自《幼幼新书》。来自何处待考。但从《幼幼新书》的相关引用可得知《张焕小儿方》一些基本信息。《张焕小儿方》出《宋史·艺文志》,据《幼幼新书》列于“近世方书”推测,其成书应早于《幼幼新书》。《本草纲目》仅引用1条,转引可能性较大。此书明代恐已亡佚。
3.2.3 《童子秘诀》
        姚和众《童子秘诀》,《证类本草》没有引用此书,但引《姚和众方》31条。《幼幼新书》亦引《姚和众》10余条。《幼幼新书》中有2处引用《童子秘诀》,然作者均为杨大邺,杨氏《童子秘诀》史书无载。杨氏《童子秘诀》应与《本草纲目》记载的姚和众《童子秘诀》没有关联,仅书名相同而已。
       《本草纲目·卷十三·黃连附方》载:“小儿食土:取好黄土,煎黄连汁搜之,晒干与食。姚和众《童子秘诀》。”《本草纲目》仅仅引用此1条。
       《幼幼新书·卷三十九·第三》载:“《姚和众》治小儿食土方。取好土,浓煎黄连汁搜之,日干与服。”
       《证类本草·卷七·黄连》载:“《姚和众小儿方》:小儿食土,取好土浓煎黄连汁搜之,日干与服。”
上三书此条引文内容基本一致。李时珍所述姚和众《童子秘诀》内容文义合于《证类本草》《幼幼新书》所引,文字差异不大。此条有可能来自《证类本草》引用的《姚和众小儿方》。只是书名注录不同。
       李时珍引用姚氏医方27条,除《童子秘訣》1条外,还有《姚和众方》15条,《延龄至宝方》2条,《至宝方》9条。《证类本草》引用《延龄至宝方》1条,《本草纲目》所载与其相同,为转引。《延龄至宝方》列于“唐宋诸本草引用医书,凡八十四家”之内。
       《本草纲目》有2条引文不见于《证类本草》,1条为“《至宝方》:下痢脱肛:铁精粉敷之”。此条内容与《妇人大全良方》相关条文文义相合。后者注曰《姚和众》。另1条为“《姚和众》:汤火烧灼,湿牛屎捣涂之”。此内容见于《普济方》转引自《肘后备急方》。然《肘后备急方》查无此文。《妇人大全良方》《普济方》 二书均列于李时珍引录医家书目之内。
其余《本草纲目》引用姚氏方书的条文内容皆可以在《证类本草》找到相应引文。《新唐书·艺文志》:“姚和众《童子秘诀》三卷。”《通志·艺文略》也有记载,但卷数为二卷。姚氏医方成书较早,《本草纲目》转引姚氏医方书可能性甚大,且绝大部分转引自《证类本草》。李时珍时代此书恐已亡佚。
       《本草纲目》“唐宋诸本草引用医书凡八十四家”提到“姚和众《延龄至宝方》”,“引录二百七十六家医书”提到“姚和众《童子秘诀》”。而正文中却有15条标注为《姚和众方》,后者并没有列入引用医家书目之中。所以仅仅依照《本草纲目》序例中所列的引用书目来确定其具体引用文献的多寡是不准确的。
        综上述,李时珍标注“引录二百七十六家医书”里提及的古代医籍而今已亡佚者,有些为李时珍亲眼所见,如《陈氏经验方》,也有可能转引自其它古籍,如上述姚和众医方书。
《本草纲目》保存了诸多亡佚古医籍的佚文和相关线索,倘若从中辑佚,需要多途径寻找同一亡佚古籍的佚文,考证确认其文字的可靠性。亡佚医籍的部分医学内容通过《本草纲目》得以传承,至今应用于临床,仍然具有现实的实用意义,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传承价值。
参考文献
[1]尚志均.本草人生[M]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2007:381-383.
[2].全瑾等,《本草纲目》文献引用初考[J].中医文献杂志,2011;2;8-9.
[3].张志斌等,《本草纲目》引用书名核准之研究报告[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9(10):824—827.
[4].李时珍·本草纲目[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0:3.
[5].傅建忠.陈日华生平及其医书考[J].湖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17(01):127-129.
[6].李时珍.新校注本草纲目.刘山永校注.北京:华夏出版社,2013:12
  • 作者:中国药学会药学史